《江天一传》汪琬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文言文评论1,604阅读模式

《江天一传》汪琬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品简介《江天一传》清初散文家汪琬的一篇散文。出自《四库全书》,文章表现了江天一不计贫贱的秉性以及以读书为乐的超然心态。“士不立品者,必无文章”意思是不锤炼自己思想道德的人,是写不出好文章的。想要“有文章”,“立品”是首要的,否则大环境如此浮躁,难免会有诸多因素潜移默化地影响内心。

《江天一传》汪琬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品原文


江天一传


江天一,字文石,徽州歙县人(1)。少丧父,事其母及抚弟天表,具有至性(2)。尝语人曰(3):“士不立品者(4),必无文章。”前明崇祯间,县令傅岩奇其才(5),每试辄拔置第一(6)。年三十六,始得补诸生(7)。家贫屋败(8),躬畚土筑垣以居(9)。覆瓦不完,盛暑则暴酷日中(10)。雨至,淋漓蛇伏(11),或张敝盖自蔽(12)。家人且怨且叹,而天一挟书吟诵自若也(13)。


天一虽以文士知名,而深沉多智,尤为同郡金佥事公声所知(14)。当是时,徽人多盗,天一方佐佥事公,用军法团结乡人子弟,为守御计(15)。而会张献忠破武昌(16),总兵官左良玉东遁(17),麾下狼兵华于途(18),所过焚掠。将抵徽,徽人震恐,佥事公谋往拒之,以委天一。天一腰刀帓首(19),黑夜跨马,率壮士驰数十里,与狼兵鏖战于祁门,斩馘大半(20),悉夺其马牛器械,徽赖以安。


顺治二年夏五月,江南大乱(21),州县望风内附(22),而徽人犹为明拒守。六月,唐藩自立于福州(23),闻天一名,授监纪推官(24)。先是,天一言于佥事公曰:“徽为形胜之地(25),诸县皆有阻隘可恃(26),而绩溪一面当孔道(27),其他独平迤(28),是宜筑关于此,多用兵据之,以与他县相犄角(29)。”遂筑丛山关(30)。已而清师攻绩溪(31),天一日夜援兵登陴不少怠(32),间出逆战(33),所杀伤略相当。于是,清师以少骑缀天一于绩溪(34),而别从新岭入(35),守岭者先溃,城遂陷。


大帅购天一甚急(36)。天一知事不可为,遽归,嘱其母于天表(37),出门大呼:“我江天一也。”遂被执。有知天一者(38),欲释之,天一曰:“若以我畏死也(39)?我不死,祸且族矣(40)。”遇佥事公于营门,公目之曰:“文石,女有老母在(41),不可死。”笑谢曰:“焉有与人共事而逃其难者乎(42)?公幸勿为我母虑也(43)。”至江宁(44),总督者欲不问(45),天一昂首曰:“我为若计,若不如杀我;我不死,必复起兵。”遂牵诣通济门(46)。既至,大呼高皇帝者三(47),南向再拜讫,坐而受刑。观者无不叹息泣下。越数日,天表往收其尸,瘗之(48)。而佥事公亦于是日死矣。


当狼兵之被杀也,凤阳督马士英怒(49),疏劾徽人杀官军状(50),将致佥事公于死。天一为赍辨疏(51),诣阙上之(52),复作《吁天说》(53),流涕诉诸贵人(54),其事始得白(55)。自兵兴以来,先后治乡兵三年,皆在佥事公幕。是时幕中诸侠客号知兵者以百数(56),而公独推重天一,凡内外机事悉取决焉。其后竟与公同死,虽古义烈之士无以尚之(57)。


汪琬曰:方胜国之末(58),新安士大夫死忠者(59),有汪公伟、凌公駉与佥事公三人(60),而天一独以诸生殉国。予闻天一游淮安,淮安民妇冯氏者,刲肝活其姑(61),天一征诸名士作诗文表章之(62),欲疏于朝,不果。盖其人好奇尚气类如此(63)。天一本名景,别自号石稼樵夫,翁君汉津云。


《江天一传》汪琬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品注释
(1)徽州:清代徽州府,辖歙(shè)县、休宁、祁门、绩溪等六县,府治在歙县。
(2)具:通“俱”。至性:善良天性,指孝顺父母、友爱兄弟。
(3)尝:曾经。语:对……说。
(4)立品:树立良好品德。
(5)傅岩:字野清,浙江义乌人,崇祯(1628—1644)初年进士,授歙县令,官至监察御史。
(6)试:指童生岁试。
(7)补诸生:考取秀才,成为县学生员。
(8)败:破、坏。
(9)躬畚(běn本)土筑垣:亲自取土筑墙。畚,竹制或木制撮土工具。此作动词用。
(10)暴(pù铺):通“曝”,晒。
(11)蛇伏:像蛇一样蜷伏着。
(12)敝盖:破伞。
(13)自若:自如,像平常一样。
(14)金佥事:金声,字正希,休宁人,崇祯年间(1628—1644)进士,授庶吉士,辞归,后授山东佥事,未就。清兵南下,于家乡起兵守御,相持累月,失败被俘,被杀于南京。休宁与歙县同属徽州府,故称“同郡”。知:赏识。
(15)为守御计:作防御的打算。
(16)会:逢、遇。张献忠:农民起义军领袖。他率军破武昌,时间在1643年(崇祯十六年)五月。
(17)左良玉:明末为总兵,驻军武昌,1643年以缺粮就食为名,移兵九江,沿途掳掠。事载《明史》本传。但《明史》、温睿临《南疆逸史》两书中的《金声传》,说金声率徽州民击破的是凤阳总督马士英的黔军。此传所记,可能是传闻之误。
(18)狼兵:以广西东兰、那地、南丹等地人组成的军队。该地少数民族强悍善斗,历史上称狼人,亦作俍人。明代后期,该地土司兵可由朝廷调用,世称狼兵。(参看《明史·兵志三》、清代陆次云《洞溪纤志·狼人》)华:同“哗”,哗变之省文,指军队叛乱。
(19)帓(mò末)首:以巾裹头。帓,头巾。
(20)斩馘(guó国):杀死杀伤。馘,原意为作战时割下所杀敌人的左耳,用以计功。《诗经·鲁颂·泮水》:“在泮献馘。”郑玄注::“馘,所格者之左耳。”
(21)江南大乱:指清兵渡江,南明王朝覆灭。
(22)内附:归附自己这一方,指降清。汪琬为清朝官员,故如此说。
(23)唐藩:明唐王朱聿键。南明王朝覆灭后,原礼部尚书黄道周等在福州拥立唐王为帝,改元隆武。古代称分封各地之王为藩王。朱聿键八世祖为朱元璋第二十二子,分封于南阳,藩号为唐。
(24)监纪推官:明代无此官名。推官为府级掌刑狱的官。当时,唐王政权遥授金声为右都御史、兵部左侍郎、提督南直军务。这里所谓“监纪推官”,当为其属下掌监察司法之官职。
(25)形胜之地:地势险要的地方。《史记·高祖本纪》:“秦形胜之国。”裴骃集解引张晏的话:“秦地带山河,得形势之胜便也。”
(26)阻隘:险阻要隘。
(27)孔道:通道。
(28)平迤(yí夷):平坦。
(29)相犄(jī机)角:相互牵制,攻击敌方。《左传·襄公十四年》:“譬如捕鹿,晋人角之,诸戎犄之。”犄,捉住脚;角,抓住角。后遂以“犄角”喻从不同方向辖制、攻击敌人。
(30)丛山关:在绩溪县北。
(31)已而:不久。
(32)援兵:引兵。陴(pí皮):城上矮墙,也叫女墙。
(33)逆战:迎战。
(34)少骑:少数骑兵。骑,一兵一马之合称。缀:牵制。
(35)新岭:在休宁县南。
(36)大帅:指清派往攻击金声义军的总兵张天禄。购:悬赏捉拿。
(37)嘱:托付。
(38)知天一者:指知道江天一之为人的清官兵。
(39)若:你。
(40)祸且族:将遭灭族之祸。族,灭族。《书经·泰誓上》:“罪人以族。”孔安国传:“一人有罪,刑及父母兄弟妻子。”
(41)女:通“汝”。
(42)焉:哪里。逃其难:指遇难而逃。
(43)幸:敬词。
(44)江宁:1645年(顺治二年),改南京应天府为江宁府,今南京。
(45)总督:指洪承畴。洪承畴原为明三边总督,被俘降清,1645年,以内阁学士、兵部尚书总督军务,招抚江南各省。不问:不问罪。
(46)通济门:南京城南面偏西之门,当时为刑场。
(47)高皇帝:明太祖朱元璋谥号。
(48)瘗(yì意):埋葬。
(49)马士英:明末天启年间(1621—1627)进士,崇祯(1628—1644)末年官兵部侍郎,总督庐州凤阳道军务,曾遣使者征调贵州兵抵抗农民军。
(50)疏劾:上疏弹劾。状:情状、罪状。
(51)贲(jī机):携带。
(52)诣阙:到朝廷上。
(53)《吁天说》:传主所写的说明真相的文字。吁天,向天呼吁。
(54)贵人:指朝廷中权贵。
(55)白:澄清冤诬。
(56)号知兵者:号称懂兵法之人。
(57)无以尚之:没有人超过他。尚,通“上”。
(58)胜国:已亡之国。《周礼·地官·媒氏》:“凡男女之阴讼,听之于胜国之社。”郑玄注:“胜国,亡国也。”谓为今国所胜之国。此指明朝。
(59)新安:古新安郡,即徽州。死忠者:为国家而死者。
(60)汪公伟:汪伟,休宁人,崇祯(1628—1644)末年官翰林院检讨,李自成破北京,自缢死。凌公駉(jiōng):凌駉,休宁人,崇祯(1628—1644)末年官兵部主事;在南明王朝中,巡抚河南,守归德,清兵破城,自缢死。
(61)刲(kuī亏)肝活其姑:割下自己之肝为药,治好婆母之病。此显然是不经之传说。
(62)征:征集。表章:表彰。章,通“彰”。
(63)好奇尚气:喜做非常之事,崇尚气节。类如此:如同这样。

《江天一传》汪琬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原文

江天一,字文石,徽州歙县人。少丧父,事其母,及抚弟天表,具有至性。尝语人曰:“士不立品者,必无文章。”前明崇祯间,县令傅岩奇其才,每试辄拔置第一。年三十六,始得补诸生。家贫屋败,躬畚土筑垣以居。覆瓦不完,盛暑则暴酷日中。雨至,淋漓蛇伏,或张敝盖自蔽。家人且怨且叹,而天一挟书吟诵自若也。

天一虽以文士知名,而深沉多智,尤为同郡金佥事公声所知。当是时,徽人多盗,天一方佐佥事公,用军法团结乡人子弟,为守御计。而会张献忠破武昌,总兵官左良玉东遁,麾下狼兵哗于途,所过焚掠。将抵徽,徽人震恐,佥事公谋往拒之,以委天一。天一腰刀帓首,黑夜跨马,率壮士驰数十里,与狼兵鏖战祁门,斩馘大半,悉夺其马牛器械,徽赖以安。

顺治二年,夏五月,江南已破,州县望风内附,而徽人犹为明拒守。六月,唐藩自立于福州,闻天一名,授监纪推官。先是,天一言于佥事公曰:“徽为形胜之地,诸县皆有阻隘可恃,而绩谿一面当孔道,其地独平迆,是宜筑关于此,多用兵据之,以与他县相犄角。”遂筑丛山关。已而清师功绩谿,天一日夜援兵登陴,不少怠。间出逆战,所杀伤略相当。于是清师以少骑缀天一于绩溪,而别从新岭入,守岭者先溃,城遂陷。

大帅购天一甚急。天一知事不可为,遽归,嘱其母于天表,出门大呼:“我江天一也!”遂被执。有知天一者,欲释之。天一曰:“若以我畏死邪?我不死,祸且族矣。”遇佥事公于营门,公目之曰:“文石!女有老母在,不可死!”笑谢曰:“焉有与人共事而逃其难者乎?公幸勿为吾母虑也。”至江宁,总督者欲不问,天一昂首曰:“我为若计,若不如杀我;我不死,必复起兵!”遂牵诣通济门。既至,大呼高皇帝者三,南向再拜讫,坐而受刑。观者无不叹息泣下。越数日,天表往收其尸,瘗之。而佥事公亦于是日死矣。

当狼兵之被杀也,凤阳督马士英怒,疏劾徽人杀官军状,将致佥事公于死。天一为赍辨疏,诣阙上之;复作《吁天说》,流涕诉诸贵人,其事始得白。自兵兴以来,先后治乡兵三年,皆在佥事公幕。是时,幕中诸侠客号知兵者以百数,而公独推重天一,凡内外机事悉取决焉。其后竟与公同死。虽古义烈之士,无以尚也。予得其始末于翁君汉津,遂为之传。

汪琬曰:方胜国之末,新安士大夫死忠者有汪公伟、凌公駉与佥事公三人,而天一独以诸生殉国。予闻天一游淮安,淮安民妇冯氏者刲肝活其姑,天一征诸名士作诗文表章之,欲疏于朝,不果。盖其人好奇尚气类如此。天一本名景,别自号石嫁樵夫,翁君汉津云。

作品译文

江天一,字文石,徽州歙县人。(他)小时候就死了父亲,侍奉他的母亲,和抚养弟弟天表,有着纯厚的本性。他曾经对别人说:“一个读书人,不树立好的道德品行,就必然没有好文章。”前朝明末崇祯年间,歙县县令傅岩认为他才学奇异,每次县里童生的岁试,总是选拔他为第一名。但到三十六岁,才补上一名生员。他家里很穷,房屋残破不堪,就自己动手用畚箕挑土筑墙而住。屋上盖的瓦片不齐全,大热天就暴晒在酷热的太阳中;下雨天,全身被雨淋得像蛇一样蜷伏着,有时张起破伞来遮挡一下。家里的人一面埋怨,一面叹息,然而天一却捧着书本朗读,和平常一样。

天一虽因为是文人而出名,但是却深刻沉着,足智多谋,特别受到同郡佥事金声的赏识。在那个时候,徽州一带盗匪很多,江天一便辅助佥事金声,用军队的办法团结组织乡里的年轻人,作好防守的打算。适逢张献忠攻破了武昌,总兵官左良玉向东逃跑,他部下那些广西土司的军队在半路上发生叛乱,所经过的地方放火抢劫。将要到达徽州时,徽州人非常震惊恐惧。佥事金声计议派兵去抵抗,把这件事委托给了天一。天一佩腰刀,裹头巾,黑夜里骑着马,率领一批勇士奔跑了几十里,与叛乱的广西土司军队在祁门进行激战,杀死了叛兵一大半人,夺取了他们所有的牛马和兵器,徽州城依赖这次战役而得以平安。

清顺治二年夏五月,江南已被清兵攻破,各州县见势纷纷归附清朝,但徽州人民还是为明王朝坚守抵抗。六月,明宗室唐王朱聿键在福州称帝,听说江天一的名声,便委任他为监纪推官。在此之前,天一对佥事金声说:“徽州是个地势优越的地方,各县都有险要之处可以依赖,只是绩溪那一面正当交通要道,那里地势特别平坦,因此应该在那里建筑关口,多派兵驻守,以和别的县相互配合,夹制敌人。”于是在绩溪筑起了丛山关。不久,清兵攻打绩溪,江天一日夜手持兵器登城防守,一点也不松懈。有时出城迎战,双方死伤大致不相上下。于是清兵用少数骑兵在绩溪牵制住江天一,而另外从新岭进攻。守岭的人先败逃了,绩溪城终于沦陷了。

清军的主将悬赏捉拿天一非常急迫。江天一知道抗清之事已没有希望,就立即回家,把母亲托付给弟弟天表,出门大叫:“我就是江天一!”于是被逮捕。清军中有知道天一的,想释放他。天一说:“你以为我怕死吗?我不死,灾祸将是全家被杀!”在营门口遇见了佥事金声,金声看着他说:“文石,你还有老母亲在,你不能死。”江天一笑着辞谢道:“哪里有和人一起共事而在危难时刻逃避的呢?希望你不要为我的母亲担忧。”到了南京,总督洪承畴想不问罪,江天一昂起头来说:“我为你考虑,还是把我杀了的好;我不死,必定再要起兵!”于是把他拖到通济门刑场。到了那里,江天一高呼“高皇帝”三遍,向南面一拜再拜,拜完,坐下来受刑。围观的人没有一个不感叹流泪的。过了几天,天表去收殓天一的尸体,把他安葬了。而佥事金声也是在这一天被杀害的。

当广西土司的叛兵被江天一杀伤之后,凤阳总督马士英非常恼怒,向皇帝上奏章揭发徽州人拦杀官军的罪状,想致佥事金声于死地。江天一为此带着申辨金声无罪的奏章,赴朝廷递呈上;又写了《吁天说》,流着眼泪向掌权大臣申诉,这件事情才得以弄清楚。自从清兵与明王朝开战以来,前后训练乡兵三年,都在佥事金声的幕府中。当时,幕府中众多侠义之士号称精通兵法的有上百人,而金声只是推重天一,凡对内对外的机密大事,都取决于天一。后来天一竟然与金声同时牺牲。像天一这样的人,即便是古代义烈之士,也没有能超过他的。我是在翁汉津那里得知江天一的生平事迹的,于是替他写了这篇传记。

汪琬说:正当前朝的末期,新安的士大夫尽忠而死的有汪伟、凌駉与金声三人,而只有江天一是以生员的身份为国殉难的。我听说江天一游经淮安,淮安有个姓冯的民妇,割下自己的肝脏救活了她的婆婆,江天一得知后便请了许多有名的人写诗作文来表彰她,还想上奏章给朝廷,最后没有成功。这个人喜欢奇特、崇尚气节大致就象这样。天一本来名景,另外还自号“石嫁樵夫”,这也是翁汉颖说的。

《江天一传》汪琬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品赏析

这篇文章表现了江天一不计贫贱的秉性以及以读书为乐的超然心态。作者为明清鼎革之际抗清义士江天一立传,重点叙其智谋和失败被捕、慷慨就义的经过,以顺叙为主,间用补叙、插叙,有详有略,笔法灵活有致。

名句解释“士不立品者,必无文章”意思是不锤炼自己思想道德的人,是写不出好文章的。想要“有文章”,“立品”是首要的,否则大环境如此浮躁,难免会有诸多因素潜移默化地影响内心。

《江天一传》汪琬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者简介

汪琬(1624~1691) 清初散文家。字苕文,号钝庵,晚年隐居太湖尧峰山,学者称尧峰先生。长洲(今江苏苏州)人。顺治十二年(1655)进士,曾任户部主事、刑部郎中等。后因病辞官归家。康熙十八年(1679),召试博学鸿词科,授翰林院编修,预修《明史》,在馆60余日,后乞病归。

汪琬与侯方域、魏禧合称清初散文“三大家”。他的散文疏畅条达。他主张才气要归于节制,以呼应开阖,操纵顿挫,避免散乱。所谓“扬之欲其高,敛之欲其深”(《答陈霭公书二》)。他反对“以小说为古文辞”,认为“既非雅驯,则其归也,亦流于俗学而已矣”(《跋王于一遗集》)。这种观点,偏于正统。他的文风,一般论者认为受欧阳修的影响,而近于南宋诸家。计东为作《生圹志》,则以为“若其文章,溯宋而唐。明理卓绝,似李习之(翱);简洁有气,似柳子厚(宗元)”。《陈处士墓表》《尧峰山庄记》《绮里诗选序》《江天一传》《书沈通明事》等文是其代表作。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7年1月8日 11:26:0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guwenxuexi.com/classical/17230.html
评论  0  访客  0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