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钦差大臣侯官林公序》龚自珍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 A+
所属分类:文言文

《送钦差大臣侯官林公序》龚自珍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品简介《送钦差大臣侯官林公序》的作者是清朝的龚自珍,作品体裁是散文。这篇文章是龚自珍于1839年1月(道光十八年农历十一月)即鸦片战争的前夕写给林则徐的。

《送钦差大臣侯官林公序》龚自珍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品原文


送钦差大臣侯官林公序(1)


钦差大臣兵部尚书都察右都御史林公既陛辞(2),礼部主事仁和龚自珍则献三种决定义(3),三种旁义(4),三种答难义(5),一种归墟义(6)。


中国自禹、箕子(7)以来,食货(8)并重。自明初开矿,四百余载,未尝增银一厘。今银尽明初银也,地中实,地上虚,假使不漏于海(9),人事火患(10),岁岁约耗银三四千两,况漏于海如此乎?此决定义,更无疑义。汉世五行家(11),以食妖、服妖占天下之变(12)。鸦片烟则食妖也,其人病魂魄(13),逆昼夜(14)。其食者宜缳首诛(15)!贩者、造者宜刎脰诛(16)!兵丁食宜刎脰诛!此决定义,更无疑义(17)。诛之不可胜诛,不可绝其源;绝其源,则夷不逞(18),奸民(19)不逞;有二不逞,无武力何以胜也?公驻澳门(20),距广州城远,夷筚(21)也,公以文臣孤入夷筚。其可乎?此行宜以重兵自随,此正皇上颁关防(22)使节制水师意也。此决定义,更无疑义(23)。


食妖宜绝矣,宜并杜绝呢羽毛之至(24),杜之则蚕桑之利重,木棉之利重,蚕桑、木棉之利重,则中国实(25)。又凡钟表、玻璃、燕窝之属,悦上都之少年(26),而夺其所重者(27),皆至不急物也,宜皆杜之。此一旁义。宜勒限使夷人徙澳门(28),不许留一夷。留夷馆一所,为互市之栖止(29)。此又一旁义。火器(30)宜讲求,京师火器营(31),乾隆中攻金川(32)用之,不知施于海便否?广州有巧工能造火器否?胡宗宪《图编》(33),有可约略仿用者否?宜下君吏议,如带广州兵赴澳门,多带巧匠,以便修整军器。此又一旁义。


于是有儒生送难者(34)曰:中国食急于货,袭汉臣刘陶(35)旧议论以相抵。固也,似也,抑(36)我岂护惜货,而置食于不理也哉?此议施于开矿之朝,谓之切病(37);施之于禁银出海之朝,谓之不切病。食固第一,货即第二,禹、箕子言如此矣。此一答难。于是有关吏送难者曰:不用呢羽、钟表、燕窝、玻璃、税将绌(38)。夫中国与夷人互市,大利上在利其米,此外皆末也。宜正告之曰:行将关税定额,陆续请减,未必不蒙恩允(39),国家断断不恃榷关所入(40),矧(41)所损细所益大?此又一答难。乃有迂诞书生(42)送难者,则不过曰为宽大而已,曰必毋用兵而已(43)。告之曰:刑乱邦用重典(44),周公(45)公训也。至于用兵,不比陆路之用兵,此驱之,非剿之也;此守海口,防我境,不许其入,非与彼战于海,战于艅艎(46)。伏波将军则近水,非楼船将军,非横海将军也(47)。况陆路可追,此无可追,取不逞夷人及奸民,就地正典刑(48),非有大兵阵之原野之事,岂古人于陆路开边衅之比也哉(49)?此又一答难。


以上三难,送难者皆天下黠猾游说(50),而貌为老成迂拙者也。粤省僚吏中有之,幕客(51)中有之,游客(52)中有之,商估(53)中有之,恐绅士中未必无之,宜杀一儆百(54)。公此行此心(55),为若辈(56)所动,游移万一(57),此千载之一时,事机一跌,不敢言之矣!不敢言之矣(58)!古奉使之诗曰:“优心悄悄,仆夫况瘁(59)。”悄悄者何也?虑尝试(60)也,虑窥伺也,虑泄言也。仆夫左右亲近之人,皆大敌也(61)。仆夫且(62)忧形于色,而有况瘁之容(63),无飞扬之意(64),则善于奉使之至也。阁下其绎此诗(65)!


何为一归墟义也。曰:我与公约,期公以两期期年(66),使中国十八行省银价平(67)。物力实,人心定,而后归报我皇上。《书》(68)曰:“若射之有志(69)。”我之言,公之鹄(70)矣。


《送钦差大臣侯官林公序》龚自珍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品注释
(1)钦差大臣:由皇帝临时任命授予特别权力办理重大事件的官员。侯官:旧县名,今福建省闽侯县东北。林公:对林则徐的尊称。林则徐(1785—1850),字少穆,福建侯官人,爱国主义者,鸦片战争中抵抗派的首领。1838年任湖广总督时,力主禁烟,他曾上书皇帝,义愤地指出:鸦片流毒天下,危害很大,如果仍不禁止,数十年之后,国内“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随后被任命为钦差大臣赴广州查禁鸦片。序:这里指为送行而写的文章,是古代论说文的一种体裁。
(2)兵部尚书:官名。这是林则徐被任命为钦差大臣后加领的官衔。兵部是清朝中央政权的六部之一,主管全国军事的机构。尚书是对各部长官的称谓。都察:都察院,清朝主管监察、弹劾的机关。都察院长官为左都御史,右都御史是总督和巡抚的加衔。陛(bì闭)辞:向皇帝辞行:帝王宫殿的台阶。
(3)礼部主事:官名。礼部是清朝中央政权六部之一,主管国家典章制度、祭祀、学校、科举和接待四方宾客等事务。主要是部中主办文稿的中级官员。龚自珍当时是礼部主客司主事。决定义:决定性的意见,即建议必须做的事。
(4)旁义:参考性的意见。
(5)答难义:驳斥反对派的意见。
(6)归墟义:归结性的意见。归墟:语见《列子·汤问》,原指海水最深的地方,后人每引此比喻事物的结果。
(7)箕子:商朝奴隶主遗族,名胥余,纣王的伯父,被封在箕,故称箕子。
(8)食货:食,泛指农业生产。货,指货币及金银布帛等可以代替货币流通的财物。相传箕子所写的《洪范》篇中所说的“八政”,其中“一曰食,二曰货”。
(9)漏于海:流出海外。
(10)人事火患:人事和自然灾害的耗损。
(11)五行家:我国古代把水、火、木、金、土五种物质称为五行,用它来解释自然和社会现象,带有朴素的唯物主义因素,后经儒家子思、孟轲等篡改歪曲,成为唯心主义的说教。这里说的汉代五行家指董仲舒及其一伙。龚自珍在《乙丙之际塾议一》一文中,曾指斥汉代儒家的五行说是妖言。他在这里是借题发挥,以说明鸦片危害的严重。
(12)食妖、服妖:指怪异的食物和服装。占:用迷信的方法判断吉凶祸福。
(13)病魂魄:精神萎靡。
(14)逆昼夜:颠倒昼夜,指吸食鸦片的人生活规律反常。
(15)缳(huán环)首诛:绞刑。
(16)刎脰(wěn dòu)诛:斩首。
(17)龚自珍主张严刑禁绝鸦片,这充分体现出他的法治精神,是同顽固派鼓吹的以“仁”治烟的儒家反动路线针锋相对的。
(18)夷(yí移):本是古代东方部落的名称,后引申为对外国人和国内少数民族的通称。这里是指贩卖鸦片的英国侵略者。不逞:这里指心怀不满,妄图侵犯、捣乱。
(19)奸民:指私运鸦片的奸商。
(20)公驻澳门:实际上林则徐驻广州仅在1839年(道光十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到澳门巡视过一次。澳门:地名,在广东省珠江口西侧。1553年(明嘉靖三十二年)葡萄牙殖民主义者强行占住,后来并不断扩大范围。鸦片战争前,澳门成为英国侵略者囤积、偷卖鸦片的巢窟。鸦片战争后,葡萄牙殖民主义者乘机侵占澳门。
(21)夷筚(bì毕):指清政府限定外国商人居留的地方。筚:用荆竹树枝编成的篱笆。
(22)关防:大印。
(23)龚自珍预见到,严禁鸦片是一场激烈的斗争,会引起国内外鸦片贩子的破坏,英国侵略者甚至可能冒险挑起战争,所以他提醒林则徐“宜以重兵自随”,认为没有武力做后盾就不能取得禁烟的胜利。他坚决反对外国侵略的爱国主义思想,在当时是很可贵的。
(24)呢:呢绒。羽毛:指羽毛一类高级织制品,如羽缎等。
(25)实:殷实,富足。龚自珍认为杜绝鸦片和各种奢侈品进口,发展国内的蚕丝、棉花等农业生产国家就会富足。这些主张具有一定的资本主义倾向,在当时对于促进新的生产关系因素的发展和抵御外国资本主义的侵略,是有进步意义的。
(26)悦:喜欢,这里有“取悦于……”的意思。上都:京都。少年:这里指豪门阔少,公子哥儿。
(27)所重者:这里主要指白银。
(28)勒限:勒令限期。徙(xǐ洗):迁移。
(29)“留夷馆一所”二句:龚自珍反对输入鸦片和奢侈品,但并不反对正当的对外贸易,这同顽固派奉行的“闭关自守”不同。夷馆:外国人的会馆。互市:互相贸易。栖(qī期)止:指居住、停留的地方。
(30)火器:用火药点放的武器,指枪炮。
(31)火器营:清代京师禁卫军之一,有火器装备,因此称火器营。
(32)乾隆中攻金川:指乾隆皇帝时对大小金川的两次用兵。乾隆:清高宗年号(1736—1796)。金川:四川省西北部大小金川流域少数民族居住的地方,即今大渡河上游金川、小金等地。
(33)胡宗宪《图编》:胡宗宪,明朝兵部右侍郎,嘉靖年间(1522—1566),多次平定倭寇对沿海的侵扰,著有《筹海图编》。这是一部筹划海防驻守和制造兵器的军事资料,附有沿海布防形势战船武器等图样。
(34)送难者:指反对禁烟的人。
(35)刘陶:后汉谏义大夫。据《后汉书·刘陶传》记载,当时连年饥荒,有人上书给皇帝说:“货轻钱薄,故致贫困,宜改铸大钱”。刘陶却认为“当今之忧不在于货,在于民饥……故食为至急”。刘陶当时主张发展农业生产是正确的。龚自珍揭露反动儒生的阴谋,指出这些儒生引用刘陶的话,其目的并不是要发展农业生产,而是企图阻止禁烟,反对禁止白银外流。
(36)抑(yì亦):然而。
(37)切病:切中弊病,正中要害。
(38)绌(chù促):减少。
(39)恩允:指皇帝准许。封建社会等级森严,皇帝或上级官吏答应臣民的某些请求,被称为恩允。这是封建地主阶级的法权思想,是为巩固封建等级制服务的。
(40)不恃榷关所入:顽固派以“税将绌”来反对禁烟和禁止输入奢侈品,龚自珍在此给予驳斥。榷(què确)关:征收关税。
(41)矧(shěn沈):何况。
(42)迂诞书生:指反动儒生。迂诞:迂腐荒唐。
(43)“不过曰为宽大而已”二句:这里龚自珍揭露了顽固派和反动儒生奉行儒家路线,鼓吹以“仁”治烟的反动说教。
(44)刑乱邦用重典:语见《周礼·秋官》。龚自珍引用这句话,是为他的对内严禁鸦片、对外用武力抗击侵略者的政治主张找理论根据,也是对顽固派鼓吹的所谓“仁慈”、“宽大”、“毋用兵”等投降卖国的谬论的驳斥。
(45)周公:姓姬,名旦,周文王的儿子,周武王的弟弟,是西周初期著名的奴隶主贵族政治家。
(46)艅艎(yúhuáng余皇):一种木船,这里指战船。
(47)伏波、楼船、横海:都是汉代将军的名号。汉武帝征吕嘉(南越王相)时封路博德为伏波将军。封杨仆为楼船将军。汉武帝征东越王余善时,封韩说为横海将军。龚自珍提及这三个将军,是告诉林则徐,这次禁烟如果被迫使用武力,宜在海口进行自卫防御,驱逐入侵之敌,和伏波将军出征情况相似,而不同于楼船将军的大规模海上作战和横海将军的跨海远征。
(48)正典刑:依法判处死刑。
(49)开:挑起。边衅(xìn信):边疆战争。
(50)黠(xiá峡)猾:狡猾,奸诈。游说(shuì税):这里有到处空发议论、投机取巧的意思。
(51)幕客:指官僚、将领所聘请的谋士、助手之类的人物。
(52)游客:指没有固定职位,专门在官僚权贵间奔走游说谋利的人。
(53)商估:即商人。
(54)杀一儆百:这表明龚自珍同顽固派斗争的决心。儆:警戒。
(55)此心:指林则徐禁烟的决心。
(56)若辈:那些人。
(57)游移万一:稍微有点犹豫、动摇。
(58)这是龚自珍对禁烟前途的关心,也是对林则徐的激励。
(59)“忧心悄悄”二句:出自《诗经·小雅·出车》。龚自珍引用这两句诗,比喻林则徐奉命到广州禁烟,责任重大。悄悄:小心翼翼。仆夫:御车的人,这里指随从人员。况:甚,很。瘁(cuì悴):憔悴。
(60)尝试:指左右人员旁敲侧击进行游说,动摇禁烟决心。
(61)“仆夫左右亲近之人”二句:暗指林则徐周围的同僚中,大都是反对禁烟的人,要他提高警惕。
(62)且:如果。
(63)容:面容。
(64)飞扬之意:兴奋得意,指傲慢轻敌的神情。
(65)阁下:书信常用的对人尊称。绎(yì易):寻究事物的来龙去脉,这里指认真领会。
(66)两期:两个。期(jī基)年:一整年。
(67)十八行省:清朝时国内曾设有十八个行省。平:稳定。
(68)《书》:《尚书》,是我国奴隶制时代的官方文告和政治论文的汇编。
(69)若射之有志:语见《尚书·盘庚上》,意思是像射箭那样有个明确的目标。
(70)鹄(gǔ古):箭靶子。

《送钦差大臣侯官林公序》龚自珍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原文

钦差大臣兵部尚书都察院右都御史林公既陛辞,礼部主事仁和龚自珍则献三种决定义,三种旁义,三种答难义,一种归墟义。

中国自禹、箕子以来,食货并重。自明初开矿,四百余载,未尝增银一厘,今银尽明初银也。地中实,地上虚,假使不漏于海,人事火患,岁岁约耗银三四千两,况漏于海如此乎?此决定义,更无疑义。汉世五行家,以食妖、服妖占天下之变。鸦片烟则食妖也,其人病魂魄,逆昼夜。其食者宜缳首诛!贩者、造者宜刎脰诛!兵丁食,宜刎脰诛!此决定义,更无疑义。诛之不可胜诛,不可不绝其源;绝其源,则夷不逞,奸民不逞。有二不逞,无武力何以胜也?公驻澳门,距广州城远,夷也。公以文臣孤入夷,其可乎?此行宜以重兵自随,此正皇上颁关防使节制水师意也。此决定义,更无疑义。

食妖宜绝矣,宜并杜绝呢羽毛之至。杜之则蚕桑之利重,木棉之利重,蚕桑、木棉之利重,则中国实。又凡钟表、玻璃、燕窝之属,悦上都之少年,而夺其所重者,皆至不急之物也,宜皆杜之。此一旁义。宜勒限使夷人徙澳门,不许留一夷。留夷馆一所,为互市之栖止。此又一旁义。火器宜讲求,京师火器营,乾隆中攻金川用之,不知施于海便否?广州有巧工能造火器否?胡宗宪《图编》,有可约略仿用者否?宜下群吏议。如带广州兵赴澳门,多带巧匠,以便修整军器。此又一旁义。

于是有儒生送难者曰:“中国食急于货。”袭汉臣刘陶旧议论以相抵。固也,似也,抑我岂护惜货而置食于不理也哉?此议施之于开矿之朝,谓之切病;施之于禁银出海之朝,谓之不切病。食固第一,货即第二,禹、箕子言如此矣。此一答难。于是有关吏送难者曰:“不用呢羽、钟表、燕窝、玻璃,税将绌。”夫中国与夷人互市,大利在利其米,此外皆末也。宜正告之曰:行将关税定额,陆续请减,未必不蒙恩允;国家断断不恃榷关所入,矧所损细所益大。此又一答难。乃有迂诞书生送难者,则不过曰“为宽大”而已,曰“必毋用兵”而已。告之曰:“刑乱邦用重典”,周公公训也。至于用兵,不比陆路之用兵,此驱之,非剿之也;此守海口,防我境,不许其入,非与彼战于海,战于艅艎也。伏波将军则近水,非楼船将军,非横海将军也。况陆路可追,此无可追,取不逞夷人及奸民,就地正典刑,非有大兵阵之原野之事,岂古人于陆路开边衅之比也哉?此又一答难。

以上三难,送难者皆天下黠猾游说而貌为老成迂拙者也。粤省僚吏中有之,幕客中有之,游客中有之,商估中有之,恐绅士中未必无之,宜杀一儆百。公此行此心,为若辈所动,游移万一,此千载之一时,事机一跌,不敢言之矣!不敢言之矣!

古奉使之诗曰:“忧心悄悄,仆夫况瘁。”悄悄者何也?虑尝试也,虑窥伺也,虑泄言也。仆夫左右亲近之人,皆大敌也。仆夫且忧形于色,而有况瘁之容,无飞扬之意,则善于奉使之至也。阁下其绎此诗!

何为一归墟义也?曰:我与公约,期公以两期期年,使中国十八行省银价平,物力实,人心定,而后归报我皇上。《书》曰:“若射之有志。”我之言,公之鹄矣。

作品译文

钦差大臣兵部尚书都察院右都御史林公已经辞别了皇上,礼部主事仁和龚自珍谨献上三项决定性的意见,三项参考性的意见,三项驳斥反对派的意见和一项归结性的意思。

中国自从夏禹、箕子以来,对农业和货币都同样重视。自从明朝初年开银矿,到现在已有四百多年,但没有增加过一厘银子,现在用的白银都是明初的银子。地下蕴藏的银矿是很丰富的,但国内流通的白银却大为减少了。即使白银没有外流,由于人事和自然灾害,每年大约也要损耗银子三四千两,何况又这样大量地外流呢?这是决定性的意见,是毫无疑问的。汉代的五行家,把当时社会上在食物和服装方面出现的怪异现象称为食妖、服妖,用来判断天下将会发生什么变化。鸦片烟就是食妖,那些吸食鸦片的人,往往是精神萎靡,昼夜颠倒。因此,对于那些吸食鸦片的人应该处以绞刑;贩卖和制造鸦片的人应该砍头;兵士吸食鸦片的也应该砍头;这是决定性的意见,是毫无疑问的。但杀是杀不尽的,也不可能杜绝鸦片的来源,如果要杜绝它的来源,外国人又会心怀不满而力度侵犯,坏人也会心怀不满而起来作乱。对这两种心怀不满的人,没有武力怎么能够取得胜利呢?您去驻守澳门远离广州,那是外国人居留的地方,您以一个文官孤身深入,能行吗?所以您应多带军队,这正是皇上颁授大印使您能够指挥调动海军的原因。这是决定性的意见,是毫无疑问的。

吸食鸦片烟应该禁绝,还应同时杜绝呢绒等商品的输入,杜绝了这些东西,我国蚕桑的收入就会增加,棉花的收入也会增加。蚕桑、棉花的收增加了,中国就会富足。还有,象钟表、玻璃、燕窝之类的商品,只能取悦京都那些豪门阔少,却夺去了他们的白银,这些都是绝不急需的物品,应该一起杜绝。这是一项参考性的意见。应限期叫外国人迁到澳门,不许留下一个。只留一所商馆,作为外国人通商居住的地方。这又是一项参考性的意见。武器应该力求精良,京师的火器营所用的武器乾隆年间攻打金川时使用过,不知道用在海防是否合适?广州有能够制造武器的高明工匠吗?胡宗宪的《图编》有没有一些可以参考采用的地方?这些问题应该交给改正的官吏去讨论。如果带领广州军队去澳门,要多带一些高明的工匠。以便修整武器。这又是一项参考性的意见。

有些儒生反对说:中国农业问题比货币问题更急迫。这是搬用汉朝大臣刘陶的旧论来对抗和狡辩。刘陶的话当然是对的,儒生的话有貌似有理,然而我难道只重视货币,而置农业生产于不顾吗?儒生的这种议论用在开矿的年代,可以说是讲到点子上,但用在禁止白银外流的今天,就不合时宜了。农业固然是第一位的,货币是占第二位的。夏禹和箕子都说过这样的话。这是一项驳斥反对派的意见。又有一些管理关税的官员反对说:如果不让呢绒、钟表、燕窝、玻璃等而下之东西进口,税收将会减少。其实中国人和外国人做买卖,最有利是买他们的大米,其他物品都是无关重要的。应该正告他们:就要将关税定额,逐渐请求减少,未必得不到皇上的答应。一个国家的经济绝对不能依赖关税的收入。何况这样做损失很少,而益处甚大。这又是一项驳斥反对派的意见。还有那些迂腐荒诞的书生的反对,都不过是说对敌人要宽大和不要用武力罢了。应该告诉他们:惩罚作乱的邦国要用重法,这是周公的遗训。至于用兵,同在陆地上不同,是驱逐敌人,不是围歼敌人;是守住海口,保卫我们的海防,不准敌人入侵,并不是要和敌人在海上作战,在船上作战。这只要象伏波将军那样,在近海防守,不必象楼船将军和横海将军那样在海上作战。何况在陆地上作战可以追击,而在近海防守不用追击,逮捕那些为非作歹的外国人和坏人,就地正法,并不是用庞大的军队在野外摆开阵势来作战,怎么同古代在陆地上挑起边界冲突相比呢?这又是一项驳斥反对派的意见。

提出以上三项反对言论的,都是社会上狡猾奸诈,招摇撞骗,貌似老成而实际都是迂腐愚拙的人。广东的官吏中有这样的人,幕僚中有这样的人,说客中有这样的人,商有中有这样的人,恐怕绅士中也未必没有这样的人,应该杀一儆百。您这次前往禁烟的决心,如果被这些人所动摇,稍为有一点犹豫的话,那么这个千载之一时的机会,就会失去,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不堪设想了!

古时候描写奉命出使的诗有这样说的:“出使的人忧虑重重,随从人员面带愁容。”担心什么呢?担心有人旁敲侧击、游说阻挠,担心有人窥测方向、伺机破坏,担心有人言语不慎、泄露机密。因为接近随从的人,都可能是敌人。如果他的随从人员都心怀戒惧,而且形容消瘦,没有兴奋得意的神情,那就是最善于出使的人了。请您认真领会这首诗的含义吧!什么是归结性的意见呢?我和您约定,期望您用两年的时间,使国内十八行省的银价平稳,物资充实,人心安定,然后向皇上报告。《尚书》说:“象射箭那样有个明确的目标。”我所说的,就是您所要达到的目的啊!

《送钦差大臣侯官林公序》龚自珍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品赏析

这篇文章是龚自珍于1839年1月(道光十八年农历十一月)即鸦片战争的前夕写给林则徐的。

十九世纪以来,西方资产阶级拿鸦片作为侵略中国的工具。在鸦片战争前的四十年间,英国鸦片贩子运入中国的毒品就达四十多万箱,严重地摧残中国人民的健康,并大量地掠夺走中国的白银。在封建地主阶级和外国资本主义日益残酷的剥削下,广大劳动群众生活越来越困苦。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日趋尖锐。因此,鸦片问题已成为当时严重的政治和社会问题。民族危机的上升和东南沿海地区广大群众不断进行的禁烟斗争,使封建统治阶级内部围绕着鸦片问题的论争形成两派:以林则徐、龚自珍为代表的地主阶级革新派,坚决主张禁烟;而以穆彰阿、琦善为首的一批与鸦片贸易有密切关系的官僚大地主顽固派,却极力破坏禁烟。清朝道光皇帝只是在财政困难和遍及全国的禁烟呼声的压力下,才任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去广州查禁鸦片的。

《送钦差大臣侯官林公序》龚自珍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为了支持禁烟,龚自珍在林则徐即将出发前送给他这篇序。主要内容是:一、他提出对贩烟、制烟和吸食的人要实行镇压,对破坏禁烟的贪官污吏和反动儒生,要“杀一儆百”,不能讲“仁慈”、“宽大”。二、他认为严禁鸦片会引起英国侵略者的破坏和捣乱,甚至冒险挑战起战争。为了对付侵略者,“无武力何以胜也”,所以要设置重兵,加强海防,做好反侵略的准备,这是保卫国土,不是什么“开边衅”。三、在对外贸易的问题上,他主张维持正当的贸易关系,但反对输入无关国计民生的奢侈品;认为国家的富足要靠保护民族经济,发展农业生产,而绝不可依赖关税收入。四、在序的末尾,他激励林则徐要下定决心,抓紧这个难得的时机,争取禁烟的胜利,使中国出现“银价平、物力实、人心定”的局面。

《送钦差大臣侯官林公序》龚自珍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龚自珍这些爱国主义的主张,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人民群众的要求和愿望,因而是具有进步意义的。

《送钦差大臣侯官林公序》龚自珍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者简介

龚自珍(1792~1841),字璱(sè)人,号定庵(ān)。仁和(今浙江杭州)人。晚年居住昆山羽琌山馆,又号羽琌山民。清代思想家、诗人、文学家及改良主义的先驱者。27岁中举人,38岁中进士。曾任内阁中书、宗人府主事和礼部主事等官职。主张革除弊政,抵制外国侵略,曾全力支持林则徐禁除鸦片。48岁辞官南归,次年暴卒于江苏丹阳云阳书院。他的诗文主张“更法”、“改图”,揭露清统治者的腐朽,洋溢着爱国热情,被柳亚子誉为“三百年来第一流”。著有《定庵文集》,留存文章300余篇,诗词近800首。有《定庵全集》。

古文学习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