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吴文英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 A+
所属分类:宋词

《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吴文英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简介《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是南宋词人吴文英创作的一首词,此词是春晚感怀伤离悼亡之作。这首词借暮春景色,引出羁旅之感和忆旧友之情;通过叙述当年和情人游西湖的艳遇欢情,重游湖上而物是人非,抒发对死者的无限哀悼。此词不仅形象地反映出与亡妾邂逅相遇及生离死别,字里行间还透露出这一爱情悲剧是由于某种社会原因酿成的。

《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吴文英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原文


莺啼序·春晚感怀


残寒正欺病酒,掩沈香绣户。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画船载、清明过却,晴烟冉冉吴宫树。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


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


幽兰旋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别后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瘗玉埋香,几番风雨。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青楼仿佛,临分败壁题诗,泪墨惨淡尘土。


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苎。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凤迷归,破鸾慵舞。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沈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


《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吴文英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注释
1、莺啼序:词牌名,又名《丰乐楼》。此调始见吴文英词。四叠,二百四十字,为词牌中字数最多的一个。《词谱》以吴文英《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词为正体。第一段八句四十九字,二段十句五十一字,三段十四句七十一字,四段十四句六十九字,每段各四仄韵。第一段第二句是上一、下四句式,诸领格字宜用去声。此词在《宋六十名家词》中又题作“春晚感怀”。“感怀”,实际就是怀旧与悼亡之意。
2、病酒:饮酒过量而不适。
3、沉香:沉香,亦名“水沉香”。心材为熏香料。《本草纲目·木部一》云“木之心节,置水则沉,故名沉水,亦曰水沉。半沉者为栈香,不沉者为黄熟香”。
4、迟暮:黄昏,晚年。屈原《离骚》有“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淹,时间长。
5、冉冉(rǎn):①慢慢;渐渐。②柔媚美好貌。
6、吴宫:指南宋都城的宫苑。南宋都城临安在五代时为吴越国都,并曾在凤凰山一带建有王宫,南宋时扩为行宫。
7、羁情:离情。
8、娇尘软雾:这里形容西湖热闹情景。
9、溯红:隐用红叶题诗典故。据《云溪友议》:唐时有宫女题诗于红叶上,诗云:“柳树何太急,深宫竟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红叶顺御沟流出,被人捡到而结成佳偶。
10、仙溪:指桃源。用刘晨、阮肇到天台山采药迷路遇到两位仙女的故事。这里指女子所住的地方。据刘义庆《幽明录》记载,东汉永平年间,浙江剡县人刘晨、阮肇到天台山采药迷路遇到两位仙女,被邀至仙女家中,待半年后回家,子孙已过七代。后来两人重到天台山寻找仙女,已杳然无迹。
11、锦儿:钱搪名妓杨爱爱的侍女,此处是泛指。
12、断红:眼泪。
13、金缕:指《金缕曲》。此指杜秋娘所唱之《金缕衣》,其辞曰:“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14、幽兰:兰花。
15、杜若:水边一种香草。
16、六桥:指西湖外湖堤桥。外湖六桥,乃苏轼所建,名昭波、锁澜、望山、压堤、东浦、跨虹。
17、瘗玉埋香:指伊人亡故。瘗,音亦,掩埋、埋葬。
18、桃根渡:即桃叶渡。在南京秦淮河与青溪合流处。传说东晋王献之有爱妾名桃叶,献之常在此迎送桃叶,并作《桃叶歌》,因名其地为桃叶渡。此指送别情人之处。
19、危:高。
20、苎:音注,苎麻,此处喻指白色。
21、暗点检:默默地翻检旧日的物品。点检,翻检,一样一样地检查,指检点旧物。
22、鲛绡:传说鲛人织绡,极薄,后以泛指薄纱。鲛音交,传说居海之人,坠泪成珠。
23、亸(duǒ)凤:垂翅之凤。亸,①下垂,②抛弃。
24、破鸾慵舞:意谓自己有如孤鸾,懒于在破镜前歌舞。破鸾,破镜。慵:音雍,懒。
25、辽海:泛指辽河流域以东至海地区。这里借指大海。
26、伤心千里江南:用屈原《招魂》“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魂兮归来哀江南”句意。表示对死去情人的哀悼。

《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吴文英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译文

暮春的残寒,仿佛在欺凌我喝多了酒,浑身发冷而难受,我燃起沉香炉,紧紧地掩闭了沉香木的华丽的窗户。迟来的燕子飞进西城,似乎在诉说着春天的风光已衰暮。画船载着酒客游客玩西湖,清明佳节的繁华就这样过去了,看着暗烟缭绕着吴国宫殿中的树木,我的心中有千万缕羁思旅情,恰似随风游荡,化作了柳絮轻扬飘浮。

我曾经有十年的生活在西湖,依傍着柳树系上我的马匹,追随着芳尘香雾。沿着红花烂漫的堤岸,我渐渐进入仙境般的去处。你叫侍儿偷偷送来情书,把一怀芳心暗暗倾诉。在温馨幽密的银屏深处,有过多少快乐和欢娱,可惜春长梦短,欢乐的时光何其短促。你掺着红粉的眼泪,沾湿了歌扇和金钱刺绣的衣服。西湖的湖堤昏瞑空寂,夕阳中的西湖美景,全都让给了那些鸥鹭。

幽兰转眼间就已经老去了,新生的杜若散发着香气。我在这异地的水乡漂泊羁旅。分别后我也曾访过六桥故地,却再也得不到关于佳人的任何信息。往事如烟,春花枯萎,无情的风风雨雨,埋葬香花和美玉。你生得是那样的美丽,清澈透明的水波,却要把你的明眸妒忌,那苍翠葱茏的远山,见到你那弯弯的秀眉也要含羞躲避。江面上倒映着点点渔灯,我与你在画船中双栖双宿。当年在渡口送别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你住过的妆楼依然如往昔,分手时我曾在败壁题写诗句,和着泪水的墨痕已经蒙上了灰尘,字迹也已经变得惨淡而又模糊。

登上高高的亭楼我凝神骋目,只见一璧芳草延到天边处,叹息自己那一半已经雪白如苎的鬓发。我默默地翻检着旧日的物品。你留下的丝帕上,还带着离别时的泪痕和香唾,那是以往悲欢离合的记录。我就像垂下翅膀的孤凤忘记了归路,又像孤苦无依的孤鸾懒得飞翔起舞一样。我要把满心的悲伤痛恨写成长长的情书,但见蓝天大海上沉没鸿雁的身影,有谁来为我传达相思的情愫。只能把相思之苦寄托在哀筝的弦柱,独自弹出满心的愁苦。千里的江南处处令我伤心,你的灵魂是否就近在眼前呢,你可以听见了我哀怨的词章如泣如诉?

《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吴文英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创作背景

据夏承焘《吴梦窗系年》:“梦窗在苏州曾纳一妾,后遭遣去。在杭州亦纳一妾,后则亡殁。集中怀人诸作,其时夏秋,其地苏州者,殆皆忆苏州遣妾;其时春,其地杭州者,则悼杭州亡妾。”《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 创作于宝佑年初,是为悼念亡妾而做的一首词。吴文英在杭州曾有一妾已亡,宝佑年初来到杭州,见物睹景。回忆骤生,故有是作。

《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吴文英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鉴赏

《莺啼序》是词中最长的词调,全词有240个字,始见于《梦窗词》集及赵闻礼《阳春白雪》所载徐宝之词。可见《莺啼序》实为梦窗之首创,显示出作者的卓绝才力,具有独特的价值。这首词集中地表现了梦窗的伤春伤别之情,在结构上也体现出其词时空交错的显著特点。全词分为四段。

第一段,写现实,作者在爱妾死后,犹自在苏州伤春。语气舒缓,意境深长。作者将伤别放在伤春这一特定的情境中来写。时值春暮时节,残寒病酒,“天时人事日相催”(杜甫《小至》)。开头第一句,已将典型环境中典型情绪写出,并以此笼罩全篇,寓刚于柔。作者闭门不出,但燕子飞来唤他出游,好像在说,春天已快过去了。于是“驾言出游,以写我忧”。作者在湖中看到岸上的烟柳,不禁羁思飞扬起来。羁情化为轻絮,随风飘荡,正如此时作者的思绪一样,似乎所起有因,但终不知归于何处。词的承接处大都在前段之末或后段之前,多数用领字或虚字作转换。吴文英的词,则往往用实句作承转,不大用领字。这就是所谓“潜气内转”,是作者与其他词人不同的地方。何谓“潜气”?就是人的内心深处日积月累而形成的潜意识,它具有深微幽隐而非表达出来不可的情感力量。少用领字,增加了理解上的难度。“潜气内转”,只要发现贯穿词中的情感线索,其义自现。耐人寻味正是梦窗词的独特价值之一。作者写到这里,其情愫就像轻絮一样随风游荡,随风展开;而下面三段所写内容,便都包含在此三句中了。

第二段追溯杭州刻骨铭心的情事。从《渡江云·西湖清明》这首描写杭州情事的词可以知道时间是清明时分,地点是西湖,作者开始是骑马,后来“傍柳系马”,转入水路,通过婢女传书暗通情意。“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二句,是写初遇时悲喜交集之状。“春宽梦窄”是说春色无边而欢事无多:“断红湿、歌纨金缕”,意思是,因欢喜感激而泪湿歌扇与金缕衣。“瞑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三句,进一步写欢情,但含蓄不露,品格自高。

第三段写别后情事。“幽兰旋老”三句突接,跳接,因这里和上片结处,实际上,还有较大距离。此段先写暮春又至,自己依然客居水乡。这既与“十载西湖”相应,又唤起了伤春伤别之情。正是通过这种反复吟咏,将伤春伤别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于是从别后重寻旧地时展开想象,回首初遇、临分等难以忘怀的种种情景。“别后访”四句是逆溯之笔,即一层层地倒叙上去。先是写“林花谢了春江”,然后写“瘗玉埋香”,暗示人也已随花而去,美人原本就常和花联系在一起,所以这句是风景和人事兼道。于是逆溯上去,追叙初遇。“长波妒盼”至“记当时短楫桃根渡”,这是倒装句,应该是:“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这几句是当时艳遇,伊人顾盼生情,多么艳丽,即使是潋滟的春波,也要妒忌她的眼色之美;苍翠的远山也羞比她的蛾眉,而自愧不如。因旧情难忘,所以在重访时又念此情。这几句相对于第二段亦是再次吟咏,当时在西湖上偷传情意以及后来的欢爱再次呈现在读者眼前,但是所用意象不同,而且体现出创作之理也不同,这次抒写已经有了生离死别的意味。

第四段淋漓尽致地写对逝者的凭吊之情。感情深沉,意境开阔。因伊人已逝去,作者对她的悼念,历经岁经年。但“此恨绵绵无绝期”。作者在更长的时间中,更为广阔的空间内,极目伤心,继续抒写他胸中的无限悲痛之情。“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苎”所见之景已侵染上作者的伤痛。“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沉过雁”所写之信亦是充满遗恨。是“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所闻之曲也是为了招魂而演奏的。层层加深,都在极力渲染凭吊的巨痛。也有睹物思人的回忆:“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风(钗)迷归,破鸾(镜)慵舞”。“鸾镜与花枝,此情谁得知?”镜台上饰物凤翅已下垂,而鸾已残破,暗示镜破人亡,已无从团聚。
作者将美人迟暮、伤春伤别的情感娓娓道来,反复咏叹,层层深入。另外,从中国古代文学比兴寄托的传统来看,艳情多和身世之感交织联系在一起,梦窗此词写爱情,但亦可从中领略其身世的哀叹。

《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吴文英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词牌简介

莺啼序,词牌名之一。此调始见吴文英词。四叠,二百四十字,为词牌中字数最多的一个。《词谱》以吴氏“残寒正欺病酒”词为正体。第一段八句四十九字,二段十句五十一字,三段十四句七十一字,四段十四句六十九字,每段各四仄韵。又名《丰乐楼》。

《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吴文英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格律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韵)。

⊙⊙仄,⊙仄平平,仄⊙⊙仄平仄(韵)。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韵)。

仄⊙平,⊙仄⊙平,⊙⊙平仄(韵)。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韵)。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韵)。

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韵)。

仄⊙平,⊙仄⊙平,⊙平平仄(韵)。

⊙平⊙仄,⊙仄⊙平,⊙⊙⊙⊙仄(韵)。

⊙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韵)。

⊙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韵)。

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韵)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韵)。

仄⊙仄,⊙仄⊙仄(韵),仄仄平平,⊙仄平⊙,⊙⊙⊙仄(韵)。

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韵)。

⊙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韵)。

《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吴文英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者简介

吴文英(约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宋史》无传。一生未第,游幕终身。于苏、杭、越三地居留最久。并以苏州为中心,北上到过淮安、镇江,苏杭道中又历经吴江垂虹亭、无锡惠山,及茹霅二溪。游踪所至,每有题咏。晚年一度客居越州,先后为浙东安抚使吴潜及嗣荣王赵与芮门下客,后“困踬以死”。有《梦窗词集》一部,存词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与一卷本。其词作数量丰沃,风格雅致,多酬答、伤时与忆悼之作,号“词中李商隐”。而后世品评却甚有争论。

古文学习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