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怨慢·重过中庵故园》王沂孙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 A+
所属分类:宋词

《长亭怨慢·重过中庵故园》王沂孙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简介《长亭怨慢·重过中庵故园》是宋末元初词人王沂孙的作品。此词上片写当年相聚的欢乐开心及别后的忧伤;下片设想友人忘记故园,远至天涯,隐含责备之意,结尾几句抒写年华已晚往事难再的怅惘和感慨。全词流露了作者对往事的无限依恋和因时光荏苒产生的迟暮之感。

《长亭怨慢·重过中庵故园》王沂孙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原文


长亭怨慢·重过中庵故园


泛孤艇、东皋过遍。尚记当日,绿阴门掩。屐齿莓阶,酒痕罗袖事何限。欲寻前迹,空惆怅、成秋苑。自约赏花人,别后总、风流云散。


水远。怎知流水外,却是乱山尤远。天涯梦短。想忘了,绮疏雕槛。望不尽,冉冉斜阳,抚乔木、年华将晚。但数点红英,犹记西园凄婉。


《长亭怨慢·重过中庵故园》王沂孙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注释
⑴长亭怨慢:词牌名。南宋音乐家、文学家姜夔自度曲,调属“中吕宫”。或作“长亭怨”。双片九十七字,前片六仄韵,后片五仄韵。
⑵中庵:所指何人不详。
⑶孤艇:孤单的小船。唐刘长卿《送方外上人之常州依萧使君》诗:“夕阳孤艇去,秋水两溪分。”东皋:指中庵寓居之地,泛指田野或高地。三国魏阮籍《辞蒋太尉辟命奏记》:“方将耕于东皋之阳,输黍稷之税,以避当涂者之路。”皋:水边的高地。
⑷当日:昔日,从前。唐李商隐《华清宫》诗:“当日不来高处舞,可能天下有胡尘。”
⑸绿阴:亦作“绿荫”。绿色的树荫。唐来鹄《病起》诗:“春初一卧到秋深,不见红芳与绿阴。”
⑹屐齿:木屐底部前后各二齿,可踏雪踏泥。唐独孤及《山中春思》诗:“花落没屐齿,风动群不香。”莓阶:长满青苔的台阶。
⑺酒痕:沾染上酒滴的痕迹。唐岑参《奉送贾侍御史江外》诗:“荆南渭北难相见,莫惜衫襟著酒痕。”
⑻惆怅:因失意或失望而伤感、懊恼。成秋苑:用唐李贺《河南府试十二月乐词》“梨花落尽成秋苑”诗句。
⑼风流云散:风吹过,云飘散,踪迹全消。比喻人飘零离散。汉王粲《赠蔡子笃》诗:“风流云散,一别如雨。”
⑽绮疏雕槛:指窗户上雕饰花纹。绮疏:指雕刻成空心花纹的窗户。《后汉书·梁冀传》:“窗牖皆有绮疏青琐,图以云气仙灵。”雕槛:犹雕栏。
⑾冉冉:一作“苒苒”。斜阳:傍晚西斜的太阳。唐赵嘏《东望》诗:“斜阳映阁山当寺,微绿含风树满川。”
⑿乔木:高大的树木。《诗经·周南·汉广》:“南有乔木,不可休思。”年华:年岁;年纪。北周庾信《竹杖赋》:“潘岳《秋兴》,嵇生倦游,桓谭不乐,吴质长愁,并皆年华未暮,容貌先秋。”
⒀红英:红花。南唐李煜《采桑子》词:“亭前春逐红英尽。”
⒁凄婉:悲凉婉转;哀伤。《新唐书·张说传》:“既谪岳州,而诗亦凄婉,人谓得江山助云。”

作品译文

我独自泛一叶孤舟,驶遍田野荒地去寻访他的故园。还记得当年,绿荫将园门摭掩。我们一同寻访游览,满地苔藓都印下了我们木屐的齿印。那时赏心乐事真无限,纵情豪饮,任凭酒痕把衣袖湿遍,酒痕斑斑。如今想要寻觅以往的踪迹。只能空自感到惆怅和幽怨。昔日的百花园,已变成一片凄凉秋苑。从前共同赏花的友人,分别后全都风一样流逝云一样消散了。

流水悠悠远远,怎知流水之外,是纷乱的群山,可友人比那乱山还更远。料想他独处天涯,归梦何其短暂,想是早已忘掉故乡的绮窗雕栏。抬望眼,所见到的只是斜阳冉冉。抚着高大的树木,叹息自己的年华已晚。只有数点落下的红英,还在眷恋着凄婉的庭院。

《长亭怨慢·重过中庵故园》王沂孙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创作背景

此词是作者重游友人故园的怀旧之作。此词题为“重过中庵故园”,旧注以为中庵系元曲家刘敏中。刘敏中号中庵,有《中庵乐府》。但刘敏中乃由金入元者,据其他作品和其他史料看,似与王沂孙无关。故此中庵究属何人,有待详考。但有一点似应肯定,即此人与作者是故友,关系相当不错,很可能入元朝为官为未归故乡,故词有如此感慨。

《长亭怨慢·重过中庵故园》王沂孙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鉴赏

这首词为记事感怀之作,写重过故友旧园时的复杂心绪,流露了对往事的无限依恋和因时光荏苒而产生的迟暮之感。王沂孙一改填词用典多惯例,这首词用典极少,文辞稍显简淡的情感曲折跌宕,用语波峭起折,也堪称一首佳作。

“泛孤艇、东皋过遍。”写重访中庵故园。扣准本题。“孤艇”,词人孤身一人重游,流落出访故地的落寞。“东皋过遍”之“遍”字说明作者足迹遍至东皋,留连徘徊。烘托出情境。词人对此地蕴含深情,此次特地前来追寻旧游之地。照下文“欲寻前迹”,足见发端伊始,虽入手擒题,却并非一览无余。曲意直笔,颇耐人寻味。

“尚记当日”点明下文是对往昔的追忆。“绿阴门掩”,表明当日中庵园林的清幽,景境宜人而访者少。“屐齿莓苔”,指游览之事:“酒痕罗袖”,是讲宴乐的。正所谓“事何限”表明事情的范围。而“记当日”指时间。昔日中庵园林的清幽无限与当日交游、乐事的欣愉雅致相互生发映衬,给人印象颇佳。

“欲寻前迹,空惆怅,成秋苑”。笔锋转至眼前。履旧迹,寻前踪。一切皆已渺然。旧日舞台歌榭,已雨打风吹去。怡人春光。亦复化为令人惆怅的一片秋色。斗转星移,世事沧桑。““欲寻前迹”本应接在“东皋过遍”之后,词人却把它置于“尚记当日”后面,是一种腾挪之法。这种利用“时间差”的写法,造成今昔的强烈对比,和笔势上的波峭回环之感。词人同时还辅以不同的景致和虚实相生的描写,进一步加强了这种对比。昔之欢游,“绿阴”、“莓苔”的春色点染,乐景独好;今之萧条,一片“秋苑”的悲秋笔墨,哀感十足。昔日之乐何其乐,此时之哀何其哀矣。追忆昔游是出于想象,本是虚写。用了“屐齿莓苔”、“酒痕罗袖”的具体可感的细节,变得历历可见,足见词人对昔游的怀恋之深。重游寻迹,望故园萧条迹渺,感慨无穷,却将万端感慨凝为“空惆怅”一语,用“成秋苑”的写意笔墨,世间沧桑都言尽,寓不尽之意于象外言外,极为空灵,此正是碧山过人之笔。“空惆怅”感发于中庵园林的今昔相比,和与故人流散之哀,故而下启“自约”数句。“自约赏花后,别后总,风流云散”两句写出故人之离散。以风云流散变幻飘渺不定之姿,写人间别离,妥贴空灵而凄美可感。“总”字遥合于“孤”,写尽人去园空,形单影只相别久矣之感。孤寂的情怀和惆怅的眼睛。贯穿于故园之忆,之寻的过程,非常传神,是词人精心提炼的效果。

“水远”二字起头,于奇峭中透视常理,写法非常独特,不落俗套。于叙情之处,戛然收束,寓情于景,让人体味个人情改,颇为曲折。“水远”在景致上是遥应“泛孤艇”之所见。上片歇拍将故人离散的实事,幻为一片风流云散。“水远”则是紧承其命脉而来。却以山高水远进一步渲染离散之实。故人的萍踪渺然苍茫里,更加反托出词人怀念之情的悠深缠绵。又以“怎知”“却是”的虚字进一步勾勒,欧阳修《踏莎行》有“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之句,正是水远,表意浑厚。

“乱山尤远”。则知水远山长在前人笔下,超越自身美感,象征着天各一方的深沉的意蕴。这三句在淡墨无华中,具有浑厚的艺术感染力。在层层递进之中,融进了词人多少怀恋和伤离之情。“天涯梦短”,以“短”状梦,精警峭拔。是承上启下之转折,它承前反扣山长水远的天涯隔阻,束后则点出天涯未归之人的处境。“想忘了、绮疏雕槛”。“绮疏雕槛”,中庵园林的亭台楼榭。“想忘了”是体贴故人迟迟不归之婉辞。梦短路遥,是一种叫人割舍不断的痛苦无奈。短梦沟不通花花天涯的阻隔,使故人无可凭依。因而显见词人对故人的同情的了解。

“望不尽,冉冉斜阳,抚乔木,年华将晚。”再折回眼前之景,收束全词。它上承过故园的各种感怀,历层层曲折,极自然地以眼前景作结,正写出词人的情感变化。叙写的景色萧然:一片斜阳晚照、数点残花映红。“望不尽,冉冉斜阳”由周邦彦《兰陵王·柳》中的“斜阳苒苒春无极”名句而稍加变动。

“春无极”改为“望不尽”极写中庵故园眼前秋苑的无限萧条。“春”“望”之变,与“重过”故园的题旨相扣。“抚乔木、年华将晚。”《世说新语·言语》载:桓温北伐,前种之树已十围,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折条,泣然流泪。“冉冉斜阳”所描绘的日暮黄昏之景,使人易生苍凉迟暮之感。“望不尽”,更引出对人生的渺长和惆怅的反思。“抚乔木、年华将晚”进一步渲染此情此景。词中将这种迟暮之悲由外围、外景、外物引向内心深处,使之情景生发,汇融成为绮丽中带悲壮、淡远中寓苍凉的意蕴浑厚的意境。使人意感横生,情景交加,在烟霭苍茫之处,感慨则纷至皆来。但数点红英。犹记西园凄婉:在斜晖脉脉的中庵故园里,只有几点残存的红英,经历了风风雨雨的洗劫,目睹沧海桑田的变换,在由极或到极衰的转换中,也定是凄怆已极吧。对人、对花,皆是如此。

全词笔调伤感凄凉,意境空灵高远,怨怅之情溢满字间,哀婉动人。

《长亭怨慢·重过中庵故园》王沂孙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者简介

王沂孙(约1230~约1291),宋末词人。字圣与,号碧山、中仙、玉笥山人,会稽(今浙江绍兴)人。入元,曾任庆元路(今浙江鄞县)学正。与周密、张炎等人同结词社,相与唱和。其词多咏物之作,间寓身世之感,讲究章法、层次,词致深婉,盛传于世,然有意旨隐涩之病。有《碧山乐府》。

古文学习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