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恩》令狐楚唐诗注释翻译赏析

  • A+
所属分类:唐诗

《思君恩》令狐楚唐诗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简介《思君恩》是唐代文学家令狐楚创作的一首五绝。这是一首宫怨作品,诗中描写一个遭贬谪、被遗弃整日处于深帷中的宫人的寂寞心理。此诗成功地运用了反衬、比兴等手法,风格明丽而不繁密,清俏而不浮艳,浅显而不直露。

《思君恩》令狐楚唐诗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原文

思君恩


[唐] 令狐楚


小苑莺歌歇,长门蝶舞多。


眼看春又去,翠辇不经过。


作品注释

⑴小苑:皇宫的林苑。莺歌:谓莺啼婉转似歌。亦喻婉转悦耳的歌声。唐杜甫《忆幼子》诗:“骥子春犹隔,莺歌暖正繁。”

⑵长门:长门宫,西汉时,陈皇后失宠贬居之地。汉司马相如《长门赋》序:“孝武皇帝陈皇后时得幸,颇妒,别在长门宫,愁闷悲思。闻蜀郡成都司马相如天下工为文,奉黄金百斤,为相如、文君取酒,因于解悲愁之辞。而相如为文以悟主上,陈皇后复得亲幸。”后以“长门”借指失宠女子居住的寂寥凄清的宫院。

⑶翠辇(niǎn):饰有翠羽的帝王车驾。唐李贺《追赋画江潭苑》诗之一:“行云沾翠辇,今日似襄王。”经:一作“曾”。

作品译文

皇宫林苑的黄莺停止歌唱,长门宫前的蝴蝶舞姿多样。

眼看大好的春光就要逝去,还看不见皇帝的车驾过往。

《思君恩》令狐楚唐诗注释翻译赏析

创作背景

这是一首宫怨诗。这类诗歌主要是为皇宫妃子悲惨的遭遇或空虚的生活而作。此诗也不例外,但其创作时间未详。

《思君恩》令狐楚唐诗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鉴赏

这是一首宫怨作品。此诗短短二十字,展示了一个深帷中寂寞的宫人的内心世界:她整日里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小苑莺歌歇,长门蝶舞多”,她听不到枝头莺歌,只看见蝴蝶纷飞,这里用一个“歇”字,暗示出春光无情,即将远逝,又以一“多”字不露声色地写出了草长蝶多,小苑寂寞的景象。句中的长门泛指冷宫,诗人以逝去的莺声写冷宫凄寂,复以翻飞的蝶舞来加以反衬,但凄寂也罢,嬉闹也罢,对这位不幸的宫妃来说,都是弃人眼中泪。下一句再着一“又”字,给读者留下了充分的想象空间:这被贬谪、被遗忘的美人,是怎样年复一年地迎春送春惜春伤春?“眼看春又去,翠辇不经过”,写出了流年无情,美人对此景不禁顿生迟暮之感。结句包含了她无限热切的希望与痛苦的失望。

虽然对于怨妇,史上多有微词,但妇女们温柔婉约的风姿,在任何时候都是使人怜惜的。花朵招蜂引蝶,本是常理,可像花儿一样美丽的妃嫔们被贬入冷宫,降临在她们头上的是长年失去丈夫的日子。空有花容月貌,但没人欣赏。原本凭借容貌受到宠爱的妃子尤其凄凉吧,看到蝴蝶飞舞在花丛中,心底自然更加苦闷。但那时的宫廷就是一个大笼子,有钥匙的不过是皇帝一人罢了。

封建社会里娶姬妾的多是有钱的人,或者是有地位的人。妇女嫁入这样的家庭除去丈夫的威严,她们同时还要受正室的压迫。处得好的也许不是没有,但地位的低下却是约定俗成的。就算进入了最富贵的人家——皇帝家,皇后之外的妃子也要忍受这种折磨。因此宫中妇女间的争斗似乎从来没有停止过,结果惨烈的不计其数。长门宫这种专门关押皇帝弃妇的所在,里面住的便是“思君恩”的失宠妃嫔,甚至风光一时的废后。关于长门,这里用的是典故。相传,汉武帝时陈皇后失宠,被贬长门宫居住,于是之后就用以代指失宠宫妃居住的内宫。

这首诗的内容与诗题相反相成。以希望反衬失望,更深一层地宕开了意境。作者运用委婉的笔法,写得愁肠百结,小溪九曲。但对君王却是怨而不怒,完全是一种温柔冲和的风格。

令狐楚的诗风讲究“明丽宛畅,中节合律”,“充分体现了中唐雅正诗派的审美追求和主导风格”(《千家诗》对令狐楚的评价)。这首诗,就充分体现了令狐楚诗的这种风格。

《思君恩》令狐楚唐诗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点评

明代高棅《批点唐诗正声》:怨调,极有风刺。

明代高棅《增订评注唐诗正声》:村学板对(“小苑”二句下)。李云:写出怨望,情如泣如诉。

明代凌宏宪《唐诗广选》:蒋仲舒曰:写出望幸之情,如怨如诉。

清代邹弢《精选评注五朝诗学津梁》:起二句对偶。此写宫妃望主之情也。

近代俞陛云《诗境浅说》:凡作宫闱诗者,每借物喻怀,词多幽怨。此作仅言翠辇不来,质直言之,有初唐浑朴之格,殆以题为《思君恩》,故但念旧恩,不言幽恨也。

《思君恩》令狐楚唐诗注释翻译赏析

作者简介

令狐楚(766或768年-837年12月13日),字壳士,自号白云孺子。宜州华原(今陕西铜川市耀州区)人,先世居敦煌(今属甘肃)。唐朝宰相、文学家。令狐楚才思俊丽,尤善四六骈文。他常与刘禹锡、白居易等人唱和。其诗“宏毅阔远”,尤长于绝句。有《漆奁集》一百三十卷,又编有《元和御览诗》。

令狐楚为唐德宗贞元七年(791年)进士。唐宪宗时,擢职方员外郎、知制诰,受皇甫镈推荐,被任命为翰林学士,自此卷入党争。后出为华州刺史,拜河阳节度使。元和十四年(819年),入朝拜相,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宪宗去世,为山陵使,因亲吏赃污事被贬为衡州刺史。唐敬宗继位后,又重新提拔他为户部尚书、东都留守、天平军节度使、吏部尚书,累升至检校尚书右仆射,封彭阳郡公。后以山南西道节度使致仕。开成二年(837年),令狐楚病逝,年七十二。追赠司空,谥号“文”。累赠太尉。

古文学习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