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查子·元夕》欧阳修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 A+
所属分类:宋词

《生查子·元夕》欧阳修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简介《生查子·元夕》由欧阳修创作。这是首相思词,写去年与情人相会的甜蜜与今日不见情人的痛苦,明白如话,饶有韵味。词的上阕写“去年元夜”的事情,花市的灯像白天一样亮,不但是观灯赏月的好时节,也给恋爱的青年男女以良好的时机,在灯火阑珊处秘密相会。“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二句言有尽而意无穷。柔情密意溢于言表。下阕写“今年元夜”的情景。“月与灯依旧”,虽然只举月与灯,实际应包括二三句的花和柳,是说闹市佳节良宵与去年一样,景物依旧。下一句“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表情极明显,一个“满”字,将物是人非,旧情难续的感伤表现得淋漓尽致。

《生查子·元夕》欧阳修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原文


生查子·元夕


欧阳修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生查子·元夕》欧阳修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注释
1、元夜:元宵之夜。农历正月十五为元宵节。自唐朝起有观灯闹夜的民间风俗。北宋时从十四到十六三天,开宵禁,游灯街花市,通宵歌舞,盛况空前,也是年轻人蜜约幽会,谈情说爱的好机会。
2、花市:民俗每年春时举行的卖花、赏花的集市。
3、灯如昼:灯火像白天一样。据宋代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六《元宵》载:“正月十五日元宵,……灯山上彩,金碧相射,锦绣交辉。”由此可见当时元宵节的繁华景象。
4、月上:一作“月到”。
5、见:看见。
6、泪湿:一作“泪满”。
7、春衫:年少时穿的衣服,也指代年轻时的自己。

《生查子·元夕》欧阳修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译文

去年正月十五元宵节,花市灯光像白天一样雪亮。月儿升起在柳树梢头,他约我黄昏以后同叙衷肠。

今年正月十五元宵节,月光与灯光同去年一样。再也看不到去年的情人,泪珠儿不觉湿透衣裳。

《生查子·元夕》欧阳修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创作背景

此词写约会。或被认为是景佑三年(1036)词人怀念他的第二任妻子杨氏夫人所作。

《生查子·元夕》欧阳修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点评

这首元夜恋旧的《生查子·元夕》是欧阳修脍炙人口的名篇之一。一说,出自朱淑真集。

词的上片回忆从前幽会,充满希望与幸福,可见两情是何等欢洽。而周围的环境,无论是花、灯,还是月、柳,都成了爱的见证,美的表白,未来幸福的图景。情与景联系在一起,展现了美的意境。

但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快成为记忆。词的下片,笔锋一转,时光飞逝如电,转眼到了“今年元夜时”,把主人公的情思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月与灯依旧”极其概括地交代了今天的环境。“依旧”两字又把人们的思绪引向上片的描写之中,月色依旧美好,灯市依旧灿烂如昼。环境依旧似去年,而人又如何呢?这是主人公主旨所在,也是他抒情的主体。词人于人潮涌动中无处寻觅佳人芳踪,心情沮丧,辛酸无奈之泪打湿了自己的衣襟。旧时天气旧时衣,佳人不见泪黯滴,怎能不伤感遗憾?上句“不见去年人”已有无限伤感隐含其中,末句再把这种伤感之情形象化、明朗化。

物是人非的怅惘,今昔对比的凄凉,由此美景也变为伤感之景,月与灯交织而就的花市夜景即由明亮化为暗淡。淡漠冷清的伤感弥漫于词的下片。灯、花、月、柳,在主人公眼里只不过是凄凉的化身、伤感的催化剂、相思的见证。而今佳人难觅,泪眼看花花亦悲,泪满衣袖。

世事难料,情难如愿。牵动人心的最是那凄怨、缠绵而又刻骨铭心的相思。谁不曾渴慕,谁不曾诚意追索,可无奈造化捉弄,阴差阳错,幸福的身影总是擦肩而过。旧时欢愉仍驻留心中,而痴心等候的那个人,今生却不再来。无可奈何花落去,但那只似曾相识的燕子呢?那曾有的爱情真是无比难测吗?如果真的这样,那些两情相悦、缠绵悱恻的美丽韶华难道是在岁月中流走的吗?谁也不曾料到呵,错过了一季竟错过了一生。山盟虽在,佳人无音,这是怎样的伤感遗憾,怎样的裂心之痛!

古人如此,今人亦然。世间总有太多的伤感和遗憾。世事在变,沧海桑田。回眸寻望,昔人都已不见,此地空余断肠人。滚滚红尘,茫茫人海,佳人无处寻觅,便纵有柔情万种,更与何人说?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任君“泪湿春衫袖”,却已“不见去年人”,此情此伤,又怎奈何天?欧阳修的诗词甚多,而我独爱《生查子·元夕》。反复低吟浅唱“去年元夜时……”无限伤感,隐隐一怀愁绪化作一声长叹: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此恨绵绵无绝期?

《生查子·元夕》欧阳修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赏析

欧公此词,虽平淡无奇,通俗易懂,但在回环错综的语言中,又深得神韵,情思真挚,实在令人赞绝。而非庸手能为之。吾辈宜细细玩味其词,方能入乎欧词之境界。

元夕,是正月十五,俗名灯节,开年的第一个月圆的良宵佳节,所以叫做元夕、元夜。在这个夜晚,人们发挥丰富的想象力,用自己的灵心妙手,将制作出的各种新颖美丽的“花灯”,点缀于街市各处。于时,普天之下,星点如雨,晶莹明亮,全为一派人间美境。此夜,万人空巷,倾城出游,观灯赏景,欢聚约会,通宵达旦,流连忘返。 词的上片,直追往事。先勾起去年元夜之景象,“去年元宵时,花市灯如昼。”用一拟喻,周邦彦《解花语•上元》“望千门如昼,嬉笑游冶。”与此亦同。此句,极写去年元宵夜之盛况,渲染气氛。着一“昼”字,明写灯,暗写月。如果没有了那轮当空皎洁的明月,那么“昼”字黯然失色,灯火徒明,氛围减半。这也为下句“月上柳梢头”的月“上”得有理由、稳当。 然而,这灯,这月,都是为人而设的,接着引出了一句“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在封建伦理的束缚下,女子一般是不能步出闺阁的,而元夜却为这些久藏深闺的女子出去观灯赏景,提供了一个难得机会。说是赏灯,也是为了“看人”。“月上柳梢头”,明月皎皎,杨柳依依,为佳人相约创造了一个浪漫的环境,酝酿了浓郁的气氛,情思暗涌。同时也关合“黄昏后”这一时间,针线何等紧密,实为可赞。“人约”点明,佳人早有密约。而相见后,情人如何丝丝蜜语,意乱情迷,却只字不提,而是轻轻带过,留下了无穷的想象和余味。令人击节赞叹。此词为人传颂千古,醉倒佳人,不是毫无道理的。

过片,笔锋突转,主人公从旧事追忆中,旋即醒来。“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好一个“依旧”,把不变的景象,原色原味,全部托出,依旧是灯火灿烂,皎月当空,依旧是热闹街市,欢声笑语。但是“不见去年人”了,只留下了他独自一人,游荡在红衢紫陌,空对一片繁华景象,人已不再。一个“不见”下得何其轻巧,波澜不惊。但是,“不见”背后隐藏了多少的红尘旧事——那甜蜜的笑语,那欢乐的玩耍,以及分离时的依恋和痛楚,一齐侵袭而来。谁能体会?辛弃疾《青玉案》的主人公尚能“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找到了他的心上人。而这里的他,却欲寻无人,空对孤月了。情感何其跌宕,莫大的失落感,孤独感,直达心头。悲矣,痛矣。终于逼出了一句“泪湿春衫袖”。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落笔甚轻,平淡隽永。给读者一片空白,任其驰骋想象,回味无穷。能于平淡中见出真情,欧公真为高手,亦为圣手也。周汝昌老师也说,“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此词淡淡着笔,不作态,不弄姿,不涂饰,不雕镂。——所以艺品甚高。想来是有道理的。

从章法来说,此词,上片回忆过去盛况,红尘旧事,下片写当前冷落,物是人非。在今昔对比、重叠回环中,形成巨大情感跌宕,最后道出内心中那深沉的悲痛。这确为佳构,妙哉。

《生查子·元夕》欧阳修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讲解

这是首相思词,写去年与情人相会的甜蜜与今日不见情人的痛苦,明白如话,饶有韵味。词的上阕写“去年元夜”的事情,花市的灯像白天一样亮,不但是观灯赏月的好时节,也给恋爱的青年男女以良好的时机,在灯火阑珊处秘密相会。“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二句言有尽而意无穷。柔情密意溢于言表。下阕写“今年元夜”的情景。“月与灯依旧”,虽然只举月与灯,实际应包括二三句的花和柳,是说闹市佳节良宵与去年一样,景物依旧。下一句“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表情极明显,一个“湿”字,将物是人非,旧情难续的感伤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首词与唐朝诗人崔护的名作《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只今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有异曲同工之妙。词中描写了作者昔日一段缠绵悱恻、难以忘怀的爱情,抒发了旧日恋情破灭后的失落感与孤独感。

上片写去年元夜情事。头两句写元宵之夜的繁华热闹,为下文情人的出场渲染出一种柔情的氛围。后两句情景交融,写出了恋人月光柳影下两情依依、情话绵绵的景象,制造出朦胧清幽、婉约柔美的意境。

下片写今年元夜相思之苦。“月与灯依旧”与“不见去年人”相对照,引出“泪满春衫袖”这一旧情难续的沉重哀伤,表达出词人对昔日恋人的一往情深,却已物是人非的思绪。

此词既写出了情人的美丽和当日相恋时的温馨甜蜜,又写出了今日伊人不见的怅惘和忧伤。写法上,它采用了去年与今年的对比性手法,使得今昔情景之间形成哀乐迥异的鲜明对比,从而有效地表达了词人所欲吐露的爱情遭遇上的伤感、苦痛体验。这种文义并列的分片结构,形成回旋咏叹的重叠,读来一咏三叹,令人感慨。

词牌简介

生查子,词牌名之一。唐教坊曲名。调见《尊前集》。双调,四十字,仄韵格,前后阕格式相同,各四句两仄韵,上去通押。各家平仄颇多出入。上下阕各与作仄韵五言绝句相仿。单数句不是韵位,但末一字限用平声,在双数句用韵。始见韦应物词。多抒发怨抑之情。“查”读zhā。又名《楚云深》《相和柳》《晴色入青山》《梅溪渡》《陌上郎》《遇仙楂》《愁风月》《绿罗裙》等。

作品格律

○平声●仄声⊙可平可仄△平韵▲仄韵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

《生查子·元夕》欧阳修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者简介

欧阳修(1007-1073),字永叔,号醉翁,又号六一居士。出生于四川绵州(今四川绵阳涪城区内),祖籍:江西永丰,自称庐陵(今永丰县沙溪人)。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北宋卓越的文学家、史学家。欧阳修与(唐朝)韩愈、柳宗元、(宋朝)王安石、苏洵、苏轼、苏辙、曾巩合称“唐宋八大家”。千古文章四大家:韩,柳,欧,苏(唐代韩愈、柳宗元和北宋欧阳修、苏轼)。仁宗时,累擢知制诰、翰林学士;英宗,官至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神宗朝,迁兵部尚书,以太子少师致仕。卒谥文忠。其于政治和文学方面都主张革新,既是范仲淹庆历新政的支持者,也是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的领导者。又喜奖掖后进,苏轼、苏辙二兄弟、苏洵及曾巩、王安石皆出其门下。创作实绩亦灿烂可观,诗、词、散文均为一时之冠。其散文说理畅达,抒情委婉;诗风与散文近似,重气势而能流畅自然;其词深婉清丽,承袭南唐余风。欧阳修曾与宋祁合修《新唐书》,并独撰《新五代史》。且又喜收集金石文字,编为《集古录》。有《欧阳文忠公文集》。代表作有《醉翁亭记》。

古文学习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