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盐船文》汪中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 A+
所属分类:文言文

《哀盐船文》汪中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品简介《哀盐船文》是清代文学家汪中的骈文,是其作品中的传世名篇,也是古代骈文中的绝作。1770年十二月,扬州仪征县江面上盐船失火,毁船百余艘,死伤上千人,当时正在扬州探亲的作者亲眼目睹了这幕人间惨剧,以极其沉痛的心情写了这篇哀悼性骈文。文中真实地再现了这场灾难的悲惨情状,对无辜罹难者深表悲哀和怜悯,进而对冥冥之中的莫测命运表达了一种惶惑和恐惧之情。当时著名学者杭世骏为此文作序,评之为“惊心动魄,一字千金”。

《哀盐船文》汪中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品序言

哀盐船文者,江都汪中之所作也。中早学六义,又好深湛之思,故指事类情,申其雅志。采遗制于《大招》,激哀音于变征,可谓惊心动魄,一字千金者矣。或疑中方学古之道,其言必期于有用,若此文将何用邪?答曰:“中目击异灾,迫于其所不忍,而饰之以文藻。当人心肃然震动之时,为之发其哀矜痛苦,而不忘天之降罚,且闵死者之无辜。而吁嗟噫歆,散其冤抑之气,使人无逢其灾害。是小雅之旨也,君子故有取焉。”若夫污为故楮,识李华之精思;传之都下,写左思之赋本。文章遇合之事,又末而无足数也。仁和杭世骏序。

作品原文


哀盐船文


乾隆三十五年十二月乙卯[2],仪征盐船火[3],坏船百有三十,焚及溺死者千有四百。是时盐纲皆直达 [4],东自泰州[5],西极于汉阳[6],转运半天下焉,惟仪征绾其口[7]。列樯蔽空[8],束江而立。望之隐若城廓。一夕并命[9],郁为枯腊 [10],烈烈厄运,可不悲邪!


于时玄冥告成[11],万物休息。穷阴涸凝[12],寒威凛栗。黑眚拔来[13],阳光西匿。群饱方嬉,歌咢宴食[14]。死气交缠,视面惟墨[15]。夜漏始下[16],惊飙勃发[17]。万窍怒号[18],地脉荡决[19]。大声发于空廓,而水波山立。


于斯时也,有火作焉。摩木自生[20],星星如血[21],炎光一灼,百舫尽赤。青烟睒睒[22],熛若沃雪[23]。蒸云气以为霞,炙阴崖而焦爇[24]。始连楫以下碇[25],乃焚如以俱没[26]。跳踯火中,明见毛发。痛謈田田[27],狂呼气竭。转侧张皇[28],生涂未绝[29]。倏阳焰之腾高[30],鼓腥风而一吷[31]。洎埃雾之重开[32],遂声销而形灭[33]。齐千命于一瞬,指人世以长诀。发冤气之焄蒿[34],合游氛而障日[35]。行当午而迷方[36],扬沙砾之嫖疾[37]。衣缯败絮[38],墨查炭屑[39],浮江而下,至于海不绝。


亦有没者善游,操舟若神。死丧之威,从井有仁[40]。旋入雷渊[41],并为波臣[42]。又或择音无门[43],投身急濑[44],知蹈水之必濡[45],犹入险而思济[46]。挟惊浪以雷奔,势若隮而终坠[47]。逃灼烂之须臾,乃同归乎死地。积哀怨于灵台[48],乘精爽而为厉 [49]。出寒流以浃辰[50],目睊睊而犹视[51]。知天属之来抚[52],慭流血以盈眦[53]。诉强死之悲心[54],口不言而以意[55]。若其焚剥支离[56],漫漶莫别[57]。圜者如圈[58],破者如玦[59]。积埃填窍[60],攦指失节[61]。嗟狸首之残形[62],聚谁何而同穴 [63]!收然灰之一抔[64],辨焚余之白骨。呜呼,哀哉!


且夫众生乘化[65],是云天常。妻孥环之[66],气绝寝床。以死卫上[67],用登明堂[68]。离而不惩[69],祀为国殇[70]。兹也无名,又非其命,天乎何辜,罹此冤横!游魂不归,居人心绝[71]。麦饭壶浆[72],临江呜咽。日堕天昏,凄凄鬼语。守哭迍邅[73],心期冥遇。惟血嗣之相依 [74],尚腾哀而属路[75]。或举族之沉波,终狐祥而无主[76]。悲夫!丛冢有坎[77],泰厉有祀[78]。强饮强食,冯其气类[79]。尚群游之乐[80],而无为妖祟!人逢其凶也邪?天降其酷也邪?夫何为而至于此极哉!


作品注释
[1]创作背景见概述。
[2]“乾隆”句:《嘉庆扬州府志》作“乾隆三十六年十月”,《道光仪征县志》记为“乾隆三十六年十二月十九日”,记年异。乙卯,即农历十九日。
[3]仪征:清属扬州府,长江下游重要河运转运码头,今江苏省仪征市。
[4]盐纲:明清盐业实行统销,由列名纲册的盐商赴盐场运销。这里指盐纲运盐船。
[5]泰州:盐产地,清属扬州府。
[6]汉阳:今武汉汉阳区。
[7]绾(wǎn)其口:控扼盐运之通道。绾,钩联,绾结。
[8]列樯蔽空:船上的桅杆排列,遮蔽天空。
[9]并命:同时丧命。
[10]郁为枯腊(xī):烤成干肉。郁,通燠(yù),烤。枯腊,干肉。
[11]玄冥:主冬令之神。《礼记·月令》:“冬季之月,其神玄冥。”告成:完成使命。此句谓冬令将尽。
[12]穷阴:指极其阴沉之气。李华《吊古战场文》:“至若穷阴凝闭,凛冽海隅,积雪没胫,坚冰在后。”涸(hé河)凝:指阴气极盛,几至凝结。
[13]黑眚(shěng):古代谓五行中由水气而生的灾祸。五行中水为黑色,故称。拔来:突然而来。
[14]歌咢(è):犹歌呼。《诗经·大雅·行苇》:“或歌或咢。”高亨《诗经今注》:“唱而有曲调为歌,唱而无曲调为咢。”
[15]视面惟墨:脸上呈现晦气之色。墨,黑气。
[16]夜漏始下:黑夜刚来。夜漏,因古代用铜壶滴漏计时,故云。
[17]飙(biāo):暴风。
[18]万窍怒号:形容暴风大作,地上千穴万孔都发出吼叫声。
[19]地脉:地的脉络。此指长江。荡决:震荡涌溢。
[20]摩木自生:《庄子·外物篇》:“木与木相摩则然(燃)。”
[21]星星如血:形容星星之火显明刺目。
[22]睒(shǎn)睒:光焰闪烁貌。
[23]熛(biāo)若沃雪:火焰迸飞入水,如同沸水浇雪一样。熛,迸飞的火焰。沃雪,枚乘《七发》:“如汤沃雪。”
[24]阴崖:阴暗潮湿的堤岸。焦爇(ruò):烧焦。爇,灼热。
[25]连楫:船连在一起。楫,船桨,代指船。下碇:犹今言抛锚。碇,停泊时为稳定船身用的石墩。
[26]焚如以俱没:一起焚烧而沉没。如,语助词。
[27]痛謈(pó):疼痛地呼叫。田田:哀哭声。《礼记·问丧》:“妇人不宜袒,故发胸、击心、爵踊,殷殷田田,如坏墙然,悲哀痛疾之至也。”
[28]张皇:慌张,惊慌。
[29]生涂:生路。
[30]倏(shū舒):迅疾。阳焰:明亮的火焰。
[31]“鼓腥风”句:腥风吹过,发出一种轻微的声音。吷(xuè),轻微的气流声。《庄子·则阳》:“吹剑首者,吷而已矣。”司马彪注:“吷,吷然如风过。”
[32]洎(jì):及,到。
[33]声销而形灭:火灭后,人不但没有喊声,形体也消失了。
[34]焄蒿(xūnhāo):《礼记·祭义》:“众生必死,死必归土,……其气发扬于上为昭明,焄蒿凄怆,此百物之精也。”注:“焄,谓香臭也;蒿,谓气蒸出貌也。”此指死人的冤气散发。
[35]游氛:游荡于空中的凶气。氛,凶气。
[36]当午:正午。方:方向。
[37]嫖(piāo)疾:轻捷。
[38]衣缯(zēng)败絮:指衣服的碎片。缯,丝织品的总称。
[39]查:烧焦的木头。查,同“楂”。
[40]从井有仁:下井救人。此指涉险救人。语出《论语·雍也》:“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其为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孔颖达注:“仁者必济人于患难,故问有仁者堕井,将自投下从而出之不乎?”
[41]雷渊:有雷神的深渊。《楚辞·招魂》:“旋(xuàn)入雷渊,靡散而不可止些。”
[42]波臣:犹言水族。《庄子·外物》:“(鲋鱼曰)我东海之臣也,君岂有升斗之水活我乎?”
[43]择音无门:找不到避火的地方。音,通“荫”,遮蔽,可以躲避的地方。
[44]急濑(lài):湍急的水流。
[45]濡(rú):沾湿,这里指淹没。
[46]思济:希望得到援救。
[47隮(jī):上升。
[48]灵台:指内心。《庄子·庚桑》:“不可内于灵台。”
[49]乘:依恃。精爽:灵魂。厉:厉鬼。《左传·昭公七年》:“是以有精爽至于神明,匹夫匹妇强死,其魂魄犹能冯依于人,以为淫厉。”
[50]“出寒流”句:谓遇难者的尸体从冰冷的江水中漂浮出来,已有十二天了。浃(jiā)辰,古代以干支纪日,自子至亥一周为十二天,称之为浃辰。浃,周匝。
[51]睊(juàn)睊:侧目相视的样子。这里说死者死不瞑目。
[52]天属:即天性之亲,指父子、兄弟、姐妹等有血缘关系的亲属。抚:抚慰,悼念。
[53]“慭(yìn)流血”句:说死者眼眶流血。据说人暴死后,亲人临尸,尸体会眼.鼻出血,以示泣诉。慭,又作“慭”,伤痛。眦(zī),眼眶。
[54]强死:横死,暴死。
[55]意:表情,示意。
[56]焚剥支离:肢体被烧得残缺不全。支离,分散。
[57]漫漶(huàn):模糊不清。
[58]圜(yuán):同“圆”。
[59]玦(jué决):环形而有缺口的玉器。
[60]积埃填窍:尸体七窍充满泥土灰尘。窍,七窍,指口、鼻、眼、耳七孔。
[61]攦(lì)指:手指折断。节:骨节。
[62]狸首:指形体残缺。韩愈《残形操序》:“《残形操》,曾子所作。曾子梦一狸,不见其首,而作此曲也。”
[63]“聚谁何”句:谓不知姓名的人被同葬在一个坑穴里。谁何,谁人。
[64]然:同“燃”。一抔(póu):一掬,一捧。
[65]乘化:顺应自然规律而死。
[66]妻孥:妻子和儿女。
[67]以死卫上:因保卫国君而死。
[68]用:因而。登明堂:指受尊敬,享祭祀。明堂,古代帝王宣政教、行祭典的地方。
[69]离而不惩:《楚辞·九歌·国殇》:“首身离兮心不惩。”不惩,不悔。
[70]国殇:为国事而死的人。
[71]居人:留存者。指活着的亲人。
[72]麦饭壶浆:带着酒饭来祭祀。麦饭,麦子做的饭,引申为粗粝的饭食。
[73]迍邅(zhūn zhān):难行貌。
[74]血嗣:嫡亲的儿孙。
[75]腾哀:放声大哭。属路:路上接连不断。属,连续。
[76]狐祥:语出《战国策·楚策》:“父子老弱俘虏,相随于路,鬼狐祥而无主。”狐祥,谓彷徨,徘徊无依之意。
[77]“丛冢”句:那些无主的死者在乱葬的坟中也有自己的圹穴。坎,坑,墓穴。
[78]泰厉:死而无后的鬼。《礼记·祭法》:“王为群姓立七祀:曰司命,曰中溜,曰国门,曰国行,曰泰厉……”疏:“曰泰厉者,谓古帝王无后者。此鬼无所依归,好为民作祸,故祀之也。”
[79]“强饮”二句:勉强吃点喝点,凭借着鬼友之间的气味相投而度日。冯,同“凭”,凭借。类,一致,投合。这里是安慰鬼魂的话。
[80]“尚群游”句:表示劝勉之词。祭中常用“尚飨”一语,此即仿用。

原文

乾隆三十五年十二月乙卯,仪征盐船火,坏船百有三十,焚及溺死者千有四百。是时盐纲皆直达,东自泰州,西极于汉阳,转运半天下焉。惟仪征绾其口,列樯蔽空,束江而立,望之隐若城廓。一夕并命,郁为枯腊,烈烈厄运,可不悲邪?

于时玄冥告成,万物休息,穷阴涸凝,寒威凛慄,黑眚拔来,阳光西匿。群饱方嬉,歌咢宴食,死气交缠,视面惟墨。夜漏始下,惊飙勃发,万窍怒号,地脉汤决,大声发于空廓,而水波山立。

于斯时也,有火作焉。摩木自生,星星如血。炎火一灼,百舫尽赤。青烟睒睒,熛若沃雪。蒸云气以为霞,炙阴崖而焦爇。始连檝以下碇,乃焚如以俱没。跳踯火中,明见毛发。痛謈田田,狂呼气竭。转侧张皇,生涂未绝。倏阳焰之腾高,鼓腥风而一吷。洎埃雾之重开,遂声销而形灭。齐千命于一瞬,指人世以长诀。发冤气之焄蒿,合游氛而障日。行当午而迷方,扬沙砾之嫖疾。衣缯败絮,墨查炭屑,浮江而下,至于海不绝。

亦有没者善游,操舟若神,死丧之威,从井有仁,旋入雷渊,并为波臣。又或择音无门,投身急濑,知蹈水之必濡,犹入险而思济。挟惊浪以雷奔,势若而终坠;逃灼烂之须臾,乃同归乎死地。积哀怨于灵台,乘精爽而为厉。出寒流以浃辰,目睊睊而犹视。知天属之来抚,憖流血以盈眦;诉强死之悲心,口不言而以意。

若其焚剥支离,漫漶莫别,圜者如圈,破者如玦。积埃填窍,攦指失节。嗟狸首之残形,聚谁何而同穴。收然灰之一抔,辨焚馀之白骨。呼呜,哀哉!

且夫众生乘化,是云天常,妻孥环之,绝气寝床,以死卫上,用登明堂,离而不惩,祀为国殇。兹也无名,又非其命,天乎何辜,罹此冤横!游魂不归,居人心绝。麦饭壶浆,临江呜咽。日堕天昏,悽悽鬼语。守哭迍迍,心期冥遇。惟血嗣之相依,尚腾哀而属路。或举族之沈波,终狐祥而无主。悲夫!丛冢有坎,泰厉有祀,强饮强食,冯其气类。尚群游之乐,而无为妖祟!人逢其凶也邪?天降其酷也邪?夫何为而至于此极哉!

作品译文

乾隆三十五年十二月乙卯日,停泊在仪征县境江面上的盐船发生了火灾,共焚毁船只一百三十艘,烧死和淹死了一千四百多人。当时,成批转运出去的盐粮,由东始自泰州,向西直达汉阳,几乎遍及半个中国。而仪征正是控扼盐船来往的水路要津。这里船只聚集,桅杆遮蔽天空,沿江林立,远远望去,隐隐约约宛若城廓。但却在一个晚上同归于尽,死者都变成了烧焦的肉干。平白遭受如此剧烈的火灾,这能不悲伤么?

当时,冬令将尽,万物沉静,残冬岁尾阴气凝固,分外严寒,黑色的云雾突然纷拥而至,夕阳早已西下。人们吃着晚饭,席间还击鼓歌唱以为嬉乐,岂料死神步步迫近,只见晦暗的脸色显示出凶兆。天色刚近黄昏,狂风怒起。万千孔穴响起刺耳的呼啸。江河流水汹涌澎湃,可怕的声响震撼于旷野长空,巨浪象小山一样矗立水面。

正在这时,发生了火灾。木船相磨擦起火,只见星星点点殷红如血。大火一烧,百十条盐船一片赤焰。青紫色的浓烟滚滚,飞火之下的船物就象是用沸水浇灌的雪堆,融化迅疾。烈火还将天上的云气蒸烤成红霞,连背阴的崖岸也被烘焦。船只本是连接在一起下锚停泊,因而便统通烧毁沉没。船民纷纷奔窜于烈火中,火焰映照出他们的头发。他们痛苦万状,狂呼乱喊,直至声疲力竭;或翻来覆去,惊惶失措,可怜还未断气。忽然,明亮的火焰再次升腾起来,随着一阵腥风吹过,重又发出烧灼的细响。及至烟灰尘雾消散,被烧的船民客子一齐声销迹匿。千余人命,在一瞬之间,向人世永诀。这些屈死的鬼魂,冤气和合着四溢的凶气,遮掩了日色。将到第二天中午,这股冤气就象迷失了方向一样四处漂荡,以至飞沙走砾。被烧烂的碎衣片和破棉絮,以及烧焦的木渣炭屑,漂浮江面而下,至海不绝。

也有一些会游泳的人,他们平时操舟若神,如今冒着死亡的威胁,下水去救人,却被卷入水底,同样丧生殒命。还有些遇难者逃生无路,被迫跳入急流,明知下了水一定被淹死,但还是冒险而希求得救。谁知波涛汹涌,势若奔雷,这些人眼看快爬上岸了,最终还是沉了下去。他们逃脱被烧烂的厄运仅仅一刹那,却仍然同样难免一死。死难者心里充满了哀怨悲苦,冤魂必定会化作厉鬼时时作祟。十二天以后,死尸漂浮出寒冷的江面,他们仍斜瞪着眼睛而不瞑目。当知道自己的亲人凭吊慰抚而至,眼眶里便充满了血水,似乎在倾诉不幸遭难的内心悲伤,即使不能开口说话,却能理解他们的遗愿。

死尸有的被烧得肢体不全,有的被烧得模糊不清。有的尸体蜷曲,有的尸体破损。或者七窍充塞着尘埃,或者被折断的手指脱离了骨节。可叹这些尸体纵盛入棺椁,也是残缺不全的,同一个墓穴里不知名姓的冤鬼聚在一起!即使收殓一捧燃灰,也难以分辨是谁的白骨。啊呀,多么可悲啊!

人生在世,若能顺应自然规律而死去,那才是正常的。比如妻子儿女们四周环立,在病床上断气;又如因保卫国君而死,虽身首异处,却能策功序德于明堂,而成为国牺牲的烈士。但这些遇难者却死得没有意义,何况又非善终。老天啊,这些人有何罪过,非得遭受这样的横死冤屈呢?这些冤魂游荡不归,活着的亲人多么悲痛欲绝!他们捧着祭奠亡魂的酒类、食品,正临江洒泪。但见天昏地暗,似闻鬼魂凄语。他们驻足江畔,哀哭亡灵,留恋难返,心里希望能在阴曹地府里同亲人相遇。而那些死者的嫡亲子女更是相互搀扶着,大放悲声,在路上随时可见。甚至有举族为此沉江者,终于落得无子无孙的悲惨结局。多么可悲啊!这么多人埋葬在一处坟墓,日后将祀祭那死而无后者的祠宇。鬼魂啊,尽力吃一些、喝一些罢,凭着气味相投,你们互相结合吧。希望你们以群游之乐为重,而不要兴妖作怪。倒底是人逢其凶呢,抑或老天有意施其酷烈呢?为什么会发生这悲惨至极点的事故呢?

《哀盐船文》汪中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品赏析

此文的艺术特点包括:

(1)叙事生动,描写细致。文章描述失火情状,一面以时间先后为主轴,统率整个事件的描写次序;一面又从失火时的环境、氛围、船民垂死挣扎及死后形骸枯焦的各种凄惨景象展开,多方面地再现出当时火焰冲天、烟雾迷漫、群声嘶号、焦尸浮江的惨况;描绘逼真,设喻贴切,令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2)情感流走,控纵自如。此文通篇流贯着哀矜痛苦的悲悯之情,这与作者能熟练运用骈文的艺术技巧密不可分。首先是承继了六朝骈文长于抒情、善于夸饰的特点,讲究对偶和用韵增强了文章的咏唱情味和声调之美,更显凄楚动人;其次是把用典、藻采化解在对场面和人物的具体描写中,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境地。

(3)运笔圆活,富于辞采。此文既有全景的鸟瞰,又有局部的刻划;描写之中情感洋溢,叙事之末归于议论,笔法灵活,气脉贯通,一洗传统骈文板重、粘滞之弊。此文的语言极具表现力和感染力,既有骈文句式整齐、音律和谐的优点,又骈散兼行,挥洒自如,似信笔写成,故语言典雅而不失其自然,工整而不失其生动。

王念孙在《述学》序中评价说:“至其为文……当世所最称颂者:《哀盐船文》……盖其贯穿于经史诸子之书,而流衍于豪素,揆厥所元,抑亦酝酿者厚矣。”游国恩在《中国文学史》卷四中评价说:“汪中的骈文所以特出于当世,不仅在于他的有学和词采,更重要的在于他有真实的思想感情。他的每一篇作品,都不是率意而为,也不是无所为而为,而是经过长期的准备酝酿,发抒其不得不言的产物。他的骈文,确实如刘台拱《遗诗题辞》所说的‘钩贯经史,熔铸汉唐,阔丽渊雅,卓然自成一家’。”

《哀盐船文》汪中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作者简介

汪中(1745—1794),清代哲学家、文学家、史学家。字容甫,江苏江都(今扬州 )人,少年时孤贫好学,三十四岁为拔贡,后来未再应举。又曾助书商贩书,因受启蒙,遍读经史百家之书,卓然成家。工于骈文,所作《哀盐船文》,为杭世骏所激赏,由此文名大显。能诗,尤其精于史学,曾广泛考证先秦图书,研究古代学制兴废。所作《墨子序》,对已成绝学的墨学推崇备至,认为墨学是当时的显学,墨翟为救世的仁人,并力辩孟子排斥墨翟为过枉。又作《荀卿子通论》,肯定“荀卿之学出于孔氏,而尤有功于诸经”,以孔子、荀子而不以孔子、孟子并提,否定了宋代儒家的“道统”说。其为墨子、荀子翻案,在当时属大胆思想,曾被统治者视为“名教之罪人”。所著有《广陵通典》、《述学》内外篇、《容甫先生遗诗》等。

古文学习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