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桑子·西楼月下当时见》晏几道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 A+
所属分类:宋词

《采桑子·西楼月下当时见》晏几道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简介《采桑子·西楼月下当时见》篇首所写初见时歌女形象,至此特再大书一笔,不但在词的作法上做到首尾相应,思想感情上也是以初见时她的“泪粉偷匀”的情景最撼动人心,因而别来长记不忘。至此,作者对这一歌女的形象作了生动、准确的概括,女主人公的艺术形象呼之欲出。

《采桑子·西楼月下当时见》晏几道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原文


采桑子


西楼月下当时见,泪粉偷匀。歌罢还颦。恨隔炉烟看未真。


别来楼外垂杨缕,几换青春。倦客红尘,长记楼中粉泪人。


《采桑子·西楼月下当时见》晏几道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注释
1、西楼:在古诗词中多以“西楼”、“西厢”、“西窗”为名泛指地点,用来表达相思哀怨的凄美意象。如,唐·李商隐·《夜雨寄北》中的名句“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晏几道的“南苑吹花,西楼题叶”、“别来长忆西楼事”,秦观的“西楼促坐酒杯深”、“西城杨柳弄春柔”,李清照的“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梅尧臣的“西厢舞娥艳如玉,东楯贵郎才且都”等。
2、泪粉偷匀:偷偷地抹去脸上的泪痕,重整铅华 。
3、匀:词有多意,词中是涂抹、化妆的意思。如,匀面、匀红点翠、匀脂抹粉等。韩儛·《咏手诗》·“向镜轻匀衬脸霞。”卢仝·《小妇吟》·“小妇欲出门,隈门匀红妆。”
4、颦:pīn,皱眉,是内心忧愁的外在表情,属于神态描写。如,李白《怨情》:“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5、缕:lǚ 一条一条地。
6、垂杨:在古诗词中,往往有着各种特殊的象征意义。古来有折杨柳赠别的习俗,因而见到杨柳便使人联想到不舍的别离;杨花柳絮,飘飏无定,又使人联想到游子身世的飘泊无依处境。
7、青春:一指季节,春季;二指年龄段;词中语意双关。
① 指春季,春季草木由枯而绿,茂盛,其色青绿,故云青春。如,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欧阳修《朝中措》词:“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青春。”;
② 指少年、青年人的年龄,如,青春几何;唐·孟郊·《劝学》:“青春须早为,岂能长少年。”
③ 又特指人的青年时期。如,唐·杜牧·《送友人》:“青春留不住,白发自然生。”陈独秀:“青春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于硎,人生最宝贵之时期也。”李大钊·《时》:“一生最好是少年,一年最好是青春。”
8、倦客:厌倦于尘世的人,作者自指。

作品译文

初次相见在月光下西楼的一次酒宴上。你偷抹眼泪,重扑铅华,在强颜欢笑地歌唱中,掩饰不住内心的愁苦。几曲歌罢,仍然眉头紧促,愁容满面。遗憾地是远隔而坐,袅袅的炉烟模糊了视线,对你只有蒙胧的印象,却未能体察出你内心真正的痛楚与酸辛,何以如此流泪?

离别后,恍惚之间,竞几换青春!西楼外的垂杨又是丝丝缕缕,我对你的思念依然缕缕丝丝。青春过去人亦老,岁月变化不饶人。我早已厌倦红尘中的漂泊,却仍然没有忘记西楼中的你这位泪粉偷匀的女子,同是天涯沦落人!

《采桑子·西楼月下当时见》晏几道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品赏析

这是一首怀旧词。通过结构完整、意境开阔的布局,意蕴深厚的意象的选择,前后照应、突出强调的细节描写,栩栩如生地刻画出一位命运的悲戚歌女形象,表达出对她的同情和爱慕;抒发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叹。首尾两次用“泪”字,与“倦客红尘”相呼应,情景交融,浑然一体。

上片追叙当年西楼初见情景,以“泪”与“颦”为中介物,写出歌女凄怨神情。“西楼月下当时见,泪粉偷匀。歌罢还颦,”在月光下西楼的一次酒宴上,我初次见到了你,你偷抹眼泪,重扑铅华,在强颜欢笑地歌唱中,掩饰不住内心的愁苦。几曲歌罢,仍然眉头紧促,愁容满面。起句点明了时、地、事三点。借助在古诗词中,往往是用来表达相思哀怨意象的“西楼”作为初见的地点,这首先就给女主人公命运打上了悲戚的烙印——给这一段回忆定下了凄美的基调。“偷”字用得很妙,不但表现出词人的对歌女的爱意与细心的关注,而且在“偷匀”的背后,暗含着歌女无尽的辛酸与痛苦。“泪粉偷匀,歌罢还颦”这两句八个字,通过对出歌女的动作与神态细腻地描绘,表现出了歌女卑微地位的可怜处境,和其强颜欢笑中的无奈和辛酸;也可以看出,作者对这位歌女喜爱之情和同情之心。一个“颦”字,不由得使人想起了那后世“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林黛玉般娇美的歌女形象。或许缘此,词人就更想看得真切一点,多了解一些,然而,“恨隔炉烟看未真”,可惜隔远而坐,袅袅的炉烟挡住了视线,以至于如今回想起来,只能记得一个蒙胧的形象。“看未真”三字,意味深长。“炉烟”一是实写,但是,淡薄的炉烟,是阻隔不了人的视线,所“恨”的只是坐处远隔;二是虚写,无形的“炉烟”是社会地位的屏障;这两者都使得酒宴上的他们未得亲近,不能入心了解,无法知道她为什么流泪悲伤,所以“看未真”。

上片着力“泪”字与“颦”字。歌女的卑微地位、凄凉身世、痛苦心情,词人对她的同情和爱慕,都这里表达出来了。如俞陛云在《宋词选释》中所说的:“不过回忆从前,而能手写之,便觉当时凄怨之神,宛呈纸上”。晏几道对歌女命运的同情是一贯的,这可以从其很多的词篇里看出来。其《玉楼春》词云:“清歌学得秦娥似,金屋瑶台知姓字。可怜春恨一生心,长带粉恨双袖泪。从来懒话低眉事,今日新声谁会意。坐中应有赏音人,试问回肠曾断未?”看来作者每每就是那坐中赏音人,亦每每为她们的不幸而感怀伤神,这是很好理解的事,黄庭坚在其《〈小山词〉序》中就说晏几道是一个“人百负之而不恨,己信人终不疑其欺己”的“痴人”。

下片写别后相忆,以“垂杨”和“红尘”为参照,反衬自己对歌女的深切思念。“别来楼外垂杨缕,几换青春”,离别后,恍惚之间,竟是数年!(想那,或是游子归来旧地又见)西楼外的垂杨又是丝丝缕缕,我对你的思念依然缕缕丝丝。青春过去人亦老,岁月变化不饶人。“垂杨”以惯常习俗给人以离别的意象,又以杨花柳絮,飘飏无定给人以身世的飘泊无依的联想。一个“缕”字,不但具有轻飘的意态,给人一种柔美之感,更主要是暗示了情感的丝丝缕缕,萦绕于心。“几换青春”四字,意义双关,字面是说已过春光几度,亦暗示人的青春渐逝,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字里行间,进一步流露出对歌女命运的关怀和自己年华渐逝的感叹。“倦客红尘,长记楼中粉泪人”我早已厌倦红尘中的漂泊,却仍然没有忘记西楼中的你这位泪粉偷匀的女子,同是天涯沦落人!这是作者抒发长记伊人又厌倦尘世之感。“倦客红尘”,词人自谓。上应“别来”“几换青春”;下连“长记楼中粉泪人”。“红尘”对照“楼中”,“倦客”对照“粉泪人”,写出了作者在纷纷攘攘的世俗生活中,在为了生计而长期的漂泊中,无论怎样,还是“长记楼中粉泪人”,永远地记住了这位心中的歌女。“粉泪人”照应了上文中的“泪粉偷匀”。这里把篇首所写初见的地位卑微、“一春弹泪说凄凉”的“楼中粉泪人”的歌女形象,至此再大书一笔,不但词的结构做到首尾相应,思想感情上也加深了对“泪粉偷匀”人的想念之情,准确的概括而又栩栩如生地写出了女主人公的艺术形象;又以楼外柳、楼中人对举,从“倦客”写来,抒发自家身世和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

《采桑子·西楼月下当时见》晏几道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词牌简介

采桑子,词牌名之一,又名丑奴儿,罗敷媚等。双调44字,上下阙各四句三平韵。朱敦儒、欧阳修、冯延巳、晏殊、晏几道、苏轼、吕本中、纳兰容若、毛泽东等相关文学大家先后以采桑子为词牌作诗词。

作品格律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韵)。(仄)仄平平(韵),(仄)仄平平(仄)仄平(韵)。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韵)。(仄)仄平平(韵),(仄)仄平平(仄)仄平(韵)。

《采桑子·西楼月下当时见》晏几道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作者简介

晏几道(1038年5月29日 —1110年),北宋著名词人。字叔原,号小山,抚州临川文港沙河(今属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人。晏殊第七子。历任颍昌府许田镇监、乾宁军通判、开封府判官等。性孤傲,中年家境中落。与其父晏殊合称“二晏”。词风似父而造诣过之。工于言情,其小令语言清丽,感情深挚,尤负盛名。表达情感直率。多写爱情生活,是婉约派的重要作家。有《小山词》留世。

古文学习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